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走进心灵 >> 正文

【荷塘】偶遇(小说)_1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躺在床上孟浩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这闷热的鬼天气,楼下似乎又住进来了新的房客,那“噼里啪啦”的响动让他感觉到更加的烦躁,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盒,空空的,懊恼中穿上了长裤,在皮箱里找出了一件白色的体恤换上,睡不着去外面走走,顺便买包烟回来,把另张床上乱乱的衣服丢到卫生间的篓筐里,拔下门卡,走出门去。

七月的江南正是最热的时候,昨天的一场雨也并未带来些清凉,孟浩缓慢地沿着自己住的小阁楼向东走去,路两旁是高大的法国梧桐,硕大的叶子被那火辣辣的日光烤得卷起边缘。这该是孟浩第四次来到这个小镇,事隔三年竟也是物是人非了。曾经记得就在这小街的尽头是家很大的超市,当他如今走到这街的尽头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有了那间超市的存在,取代那超市的是一个很大的休闲广场,因为天气热的原因,广场上根本就看不到多少行人。

这该死的鬼天气,孟浩嘴里嘟囔着,坐在空旷广场的长椅上,习惯性地去摸口袋,空空的口袋让他再次烦躁起来,于是,站起身来准备往回走,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了看那手机号码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号码,孟浩感觉到一丝失望,没有去接,合上手机往远处看看,希望能找到个路人,打听下这附近哪里有商店?空荡荡的广场连个鬼的影子都找不到,手机的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依旧是刚才的号码,孟浩有些生气,明明知道是打错了,怎么还打啊?

按下接听键的同时,很生硬地问了句“谁啊?”“小伟是你吗?说话啊?”电话那端传来了很急促的声音,听声音该是上了年纪的阿姨。孟浩急忙回到:“阿姨,我不是小伟,你打错电话了。”孟浩说完把电话挂断。

心里莫名地有些惆怅起来,而那手机再次打来,里面依旧是那阿姨在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你不能这样没有良心啊?淑惠还在医院里啊,你怎么就可以撒手不管了啊?”听到那边的哭声,孟浩有些茫然,这位老人该是给他的儿子或是女婿打电话吧?

走在大街上,路两旁的树木与花草都被那热浪席卷得低下了头,耳边依旧是那阿姨痛哭流涕的喊声。渐渐的街道上有了零星的几个行人,于是走过去打听,附近有没有超市?在一个大爷的指点下,来到了自己所居住的那小阁楼的东南方向,说是超市,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门脸,楼上似乎是住人的,楼下三三两两地摆放着几个货架。他随手拿起一盒牛奶,那盒子上的日期早已经模糊地看不清楚了,于是孟浩只是买了自己喜欢抽的那个牌子的烟便走了出来。

小镇上的人口不是很多,很难看到年轻人,也许年轻人都去了发达的地方打工去了吧!孟浩一边想着,一边摸出一支烟放在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感觉舒服了许多,期盼的电话一直没有打过来,孟浩开始有些绝望了,也许是自己做事情太过于冲动了,丝毫没有考虑到父母的感受。孟浩找到一棵大树,靠着它坐了下来,乱乱的心情不知道如何去梳理。

远处几个孩子在街道上踢球,汗水与灰尘把一个个小脸弄的和花猫一样。孟浩深吸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在眼前缓慢地扩散,透过那淡淡的烟雾孟浩竟然开始想家了,想母亲因为自己荒唐的举动,一定会肝肠寸断,在母亲的眼里自己一直该是个很听话、很懂事的孩子,而这一次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母亲和父亲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哎!

孟浩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比同龄人优越的家庭环境,孟浩的父亲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人,在当初那样一个大的环境下,很快地适应并开始如鱼得水。前两年机械制造业也很吃香,所以很快的孟景轩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大能人,而惟独不尽人意的是,他的独子孟浩竟然不喜欢读书,更不喜欢经商,而是自己固执地喜欢美术,孟景轩每每提到自己的儿子,就会一脸的无奈,而后也会把过错归罪于孟浩的母亲柳洁的身上。

三年前孟浩曾因为与父亲的争执而离家出走,漫无目的的来到这江南古镇,喜欢上这里的清幽与宁静,那个时候小镇还没有如今的繁华,古朴的民风与如画的景致让孟浩感觉到这就是自己想象中的人间天堂。一呆就是三个月,当然孟浩也没有闲置所有的时间,而是利用了这三个月,自己完成了两幅作品可以说是自己毕业后最得意之作了。

空气中流动着股股热浪,感觉有些昏昏欲睡,孟浩站起身向自己住的租住的阁楼走去。阁楼在这里还算得上是个幽雅的居所,一共三层木制的结构,大约七、八个房间,房东是位大妈,带着她的一对孙子和孙女。远远望去紫红色的招牌虽有些破旧,但依然能看出那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梦回沙溪”。孟浩三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住在这里,他喜欢沙溪的小桥流水,枕河人家。街巷深处,那古韵犹存的景致,这典型的江南古镇总会给孟浩带来太多的灵感。

慵懒地躺在床上,孟浩会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三年前的一场偶然邂逅,或许在别人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场偶然,而那份约定在孟浩的眼里却是从来未曾远离过,以至于这次自己因此而惹恼了父母……

雨蝶是父亲生意合作伙伴的掌上明珠,因为生意上的缘故,雨蝶总会与孟浩的父母接触,双学位毕业的雨蝶自然成为了孟浩母亲柳洁眼中最适合的儿媳妇人选。孟景轩对孟浩早已经失去了信心,而柳洁一直希望给她宝贝儿子找一个厉害的媳妇,好好管管孟浩,让这小子收收心。就在准备定亲的前一天晚上,孟浩选择了逃婚,其实在踏上离开家的列车那一刻起,孟浩从心里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但就自己和雨蝶的这段姻缘,即使没有三年前的那场偶遇,他相信自己也不会爱上雨蝶。

孟浩站在阁楼的窗前望着窗外,江南的天气很怪,刚刚还是艳阳高照,转瞬间,竟是雨色朦胧了,那窄窄的街道,曲折蜿蜒的小巷,在雨的韵染下,宛若一幅美丽的画卷,挂在自己的眼前,这一刻孟浩仿佛触摸到灵感,把画架支在窗前……

望着细细的雨韵染着黛瓦灰墙,颜色缓慢而均匀地渗透,孟浩仿佛可以看到小巷深处走来的那个女孩,齐齐的刘海,长长的秀发,一双灵动美丽的大眼睛,仿佛在诉说着对这个世界的惊叹与好奇。雨渐渐模糊了孟浩的视线,空荡荡的小巷内,只有雨寂寞地唱着一首无言的歌。

电话铃声打断了孟浩的思绪,看着那个号码,孟浩望着窗外,又是上午那个电话,孟浩有些无奈,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出了那个女人的哭声:“小伟啊?你就来看看淑惠吧?她真的快要不行了,嘴里一直喊着你的名字。”听到电话里那女人的哭诉,孟浩感觉很凄凉,连忙说:“阿姨,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小伟,你打错电话了,我叫孟浩。你好好看看输入的电话号码,是不是你输入错了啊?”放下电话,孟浩有些困惑,一个电话错打了三次,而每次那位母亲难过的声音,都让孟浩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柳洁。

孟浩和老板要了把伞,想出去走走,如今的孟浩有些茫然,随着约定的期限一天一天的开始远去,孟浩觉得是不是那场偶遇只是在梦里。走在细雨朦胧的小巷内,静静聆听雨滑落的声响,孟浩仿佛又一次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雨夜……

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自己因为在酒吧喝多了酒,而在雨中狂奔,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终于摔倒在小巷里。当他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整洁而干净的小床上,房间简单而干净。看看窗外的阳光感觉已经接近中午,孟浩急忙坐起来,感觉头好疼,孟浩听到房间外有人在说话,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说:“外婆,你今天就别去了,你在家好不好,我去吧?”

“那怎么行,我可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做这些事情,还有,你虽然放假了,但是,一定要好好温习功课,不然等你爸爸回来,又要责备我不好好管教你了。”感觉应该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的声音。

孟浩下了床,顺着窗子往外看,发现小院内摆放着一个卖小吃的车子,老人正在往车子里放一些串起来的蔬菜,女孩子一边帮忙一边说:“外婆,家里有人哦,还是你在家吧。”

孟浩看着那女孩的样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那么的清纯可爱,齐齐的刘海,长长的直发,蜡染的衣衫,与黑色的长裙搭配,是那么的楚楚动人,孟浩恍惚自己已经穿越,而面前的这个女孩仿佛是民国初期的大家闺秀,那举手投足间的一个动作,都会让孟浩有种莫名的冲动,女孩帮外婆把车子推出小院,孟浩这个时候走了出去。

看到孟浩的刹那,女孩有些娇羞地低下了头,轻声问道:“你可醒了,饿了吗?”

“我不饿,谢谢你,是你……是你昨天救了我吗?”一时间孟浩找不到合适的话。

“恩,是的,我去看师母回来的路上遇到你,看你醉得躺在雨地里,就把你拖到我们家了。”女孩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孟浩感觉那声音可以让人醉倒。

“谢谢你,你能告我你的名字吗?”那是孟浩从来未曾有过的一种感觉。

女孩看了看孟浩,转身的同时说:“我叫文静。”

后来孟浩才知道,文静是一名大二学生,如今暑假住在外婆家。孟浩那天走的时候留个电话号码给文静,然后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孟浩当时是因为学习与爱好上和父母产生分歧而离开的家,漫无目的情况下,无意中流浪于这个小镇。小镇古朴的民风,雅静的景致,让孟浩仿佛寻找到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桃花源。

以后的日子里,孟浩总是喜欢在文静外婆家附近写生,因为偶尔的可以看到文静站在河岸的石阶上洗衣服,每每这一刻,孟浩心总会跳得很快,然后拿起画板,文静当然成为了他笔下的主角。虽然给文静留了电话,期盼着自己的电话某一时刻会突然响起,然后电话那端会传来文静那甜美的声音。虽然电话会经常响起,但每一次都会让孟浩很失望。

一次,正当孟浩背着画夹在河岸上望着远方,希望可以看到那熟悉的身影,那一层薄雾下的沙溪古镇唯美的令人窒息。当两个人的身影闯入孟浩的视线的时候,孟浩一惊,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最后孟浩是在父亲和母亲严厉的目光下被押上火车,而就在自己踏上火车的瞬间,孟浩接到了文静的电话:“孟浩,我看到你上了火车,其实,喜欢每天看着你在岸边写生的神情,那么专注,一直想打电话给你,却怕打断你的灵感。”

“文静,我……”孟浩此刻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孟浩,那两个人是你的父母吧?你真幸福,走多远都会在父母关注的目光中。”文静的声音和缓而柔静。

“文静,下个暑假你还会回来吗?”孟浩急切地问。

“我……估计不会了,因为下个暑假我可能要去看我的母亲。”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沙溪?我想见你。”孟浩此刻有些想哭。

“好了,孟浩,你会有你的生活,我会有我的生活,我会记得我们雨中的那场偶遇,或许再过很多年,偶尔会想起,那种感觉一定很美。”文静显得有些怅然。

“听我说,文静,你告诉我,我到哪里能找到你。”孟浩急切地问。

“或许我们只是彼此生命中一个偶然的过客,如果我们有缘,三年后沙溪见。”文静说完挂了电话。

孟浩马上把电话回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嗓门有些粗的女人,她告诉孟浩,这里是临街的小卖部的公用电话,刚刚打电话的女孩已经走远了……

在这三年中,孟浩也曾来过两次这座小镇,但是每次去文静外婆家的小院的时候,小院的大门上都是上了锁,每次坐在文静外婆家门旁,孟浩总会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很多时候会问自己,是否自己的生命中真的认识一个叫文静的女孩?当一张张素描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孟浩才能真正确认,在他的生命中确实有过一段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偶遇。

孟浩这次逃婚出来期许着可以见到文静,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一眼,孟浩也会觉得心里得到满足。七月梅雨的小镇,如诗如画,一直想拨通母亲柳洁的电话,但最终失去了最后一份勇气,当最后父亲生气地在电话里怒吼:“你滚,滚得远远的,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那一刻起,孟浩知道自己彻底地伤了父亲的心。

电话又一次是在半夜响起的,梦中惊醒的孟浩马上接通电话,“小伟啊,就算妈求你了,你来看看淑惠吧?她就快不行了,算妈求你了!”电话里传来打错电话的那个阿姨的哭声。

“阿姨,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啊,我真的不是小伟,你真的打错电话了。”孟浩被那个阿姨哭声彻底唤清醒过来。

“我不管,你必须来市院来看看淑惠,我们在二楼207病室。”那个阿姨说完挂断电话。

孟浩被这通电话弄的睡意全无,想着那陌生阿姨的哭声,孟浩穿鞋下楼,打的到了市医院,在二楼的207室门口,孟浩看到病房靠门口的病床旁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拉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孩的手在哭。

孟浩轻轻推门进去,那中年妇女看了看孟浩,脸上写满了疑问。

孟浩走过去问:“阿姨,刚是你打电话吧?我叫孟浩。”阿姨显得有些惊愕,看了看孟浩,开始哭着说:“对不起,孩子,是我女儿在昏迷中说的这个号码,我以为是我姑爷的电话,所以打过去,恳求他能来见见我女儿最后一面。”

昏迷中的淑惠嘴角微微动了下,中年妇女马上跑去叫医生,孟浩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很清秀的面孔,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医生来了,用手电筒看了看病者的眼睛,然后转身对中年妇女说:“你们准备下吧,她的瞳孔已经开始扩散了!”然后转身走了。

哈尔滨治癫痫医院好吗
癫痫遗传方式有哪些
烟台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