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正文

【江南小说】谁的容颜,繁华了沧桑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无歌,当你选择踏破城阙,烽火四起,夺我王城,却为了我拼死当那把致命之剑的时候,这便是最后一次,我为你哭!--阿伊

九重城阙,三千国破,风烟四起,山河碎泪。无歌,这样的景,可是你想要的?

那个风华绝代的青衣女子,双眼朦胧,站在独雀楼的顶层,看着远处,那破的城,亡的国,乱的天,心里某处一直坚守的信念轰然崩塌。

无歌,你要楼兰,阿伊给你,你虽救我却毁我王城,阿伊决不原谅。

身后,远方的天空,听说那边有美丽的国度,美丽的风景。

那是他对她说的,那里,叫做中原。

青色的纱裙随风飘扬,她洁白的面纱底下,肤白如雪,肌若冰清,一双淡紫色的眸子清润如水,那动人的泪,为谁落?最后一次,无歌…

无歌,我会离开你,离开楼兰。我若离开,绝不归来!

冲天而起的火光,从那座美丽而独一无二的阁楼升起,妖娆的红光,比起那城阙烽火,又逊色几分?

楼兰王殿,忽来一声“急报”。

将军,城外独雀楼失火,阿伊公主不知去向!

他清冷的面庞忽然变得阴寒,拍案而起:找,就算踏遍整个大漠,也得给本王找到公主!

是了,现在的他,已是楼兰的王。

烽火台前,他金戈铁甲,目光深邃远望那火光弥漫的楼阁。

她竟敢、竟敢烧了那座他专为她而建的独雀楼,她也竟敢如此,逃离他的身边!

阿伊,即使你恨我,我也要把你留在身边,这辈子,你休想逃开!

一抹青色的靓影,快马加鞭,越过了大漠,穿过了草原……近了、近了,只要再过那道防守,她便离开,离开楼兰,离开他。

无歌的手狠狠砸在城墙上,鲜血染红了古城青墙。阿伊,就算你离开楼兰,我也要、踏遍天下,把你带回来!

独雀楼,他说过,阿伊,这是我们未来的新房。

却如今,楼已毁,她不在。

阿伊,阿伊,无歌想你了…

(二)

遇见你之前,我从来都不懂,天荒地老,至死不渝的爱。枫儿,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北尘谛

在青水河畔,有一座美丽的庭院,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落枫庭。它的主人,是一位很和善热心助人的女子,大家都叫她枫姑娘,可是却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她。

有人说,落枫庭本是一座皇家宫庭,是皇帝出行落榻的地方,而枫姑娘便是皇帝在民间相遇的爱人。

也有人说,枫姑娘是镇守青河郡北诺王的最爱的女子,只因枫姑娘喜好清静,北诺王便专为她建这座别苑。

可枫姑娘到底是谁,却无人知晓,只是那落枫庭却的确属北诺王府。

她不喜欢太过热闹的街市,因为人很多,很吵。她喜欢划着小舟停在青水河中央的小亭里。她是他们口中的枫姑娘,她的脸上永远都会戴着洁白的面纱。

她可以爱很多人,这一城所有贫困的百姓,她会为他们建造家园,为他们解决温饱,因为她是枫姑娘。但是她也会在某些方面谁都不爱,她不必荣华不爱富贵,她不爱那个温闻尔雅、一身正气的的男子。

北诺王,北尘谛,她遇见他,是她的幸,但她也知道,她绝不会成为他的幸。

青水河畔,男子踏马驻足,幽深的眸子紧锁那河中央亭中女子,久久不愿离去。

枫儿,你从来都不肯,将你的心坦露,你可知,谛的心里,除了你,再也容不下任何女子。他仰起头,望着一片青天,心里却不知是何滋味。

他转身策马离去,她面纱下清丽的容颜微动,素手扶栏,看着那袭背影落漠离开,无边的苦涩溢满心间!

北尘谛,你只知我是枫儿,是你的枫儿,你却不知,我也是阿伊,他的阿伊…

有多久没有再想到他了,她闭上眼睛,只有刺目的鲜血、弥漫的风烟、漫天的大火。

无歌,我要怎样,怎样才能忘记过去,忘记你!

北诺王府,书房里只有他一个人,手上是刚刚京里送来的文书。是他!楼兰新王不日将抵达青都。

无歌……他侧目注视着窗前一株粉色百合,眼底是看不透的深邃。

无歌。楼兰新王。他一只手伸向那娇艳的花朵,折枝,花落。

无歌,你我往日交情并不深,你究竟是为何、来我青都?

落枫庭。刚进门便看见她心情不错的浇灌着院里的花草,脸上洁白的面纱,依然难掩她绝世的容颜。

北尘谛轻笑两声,她才知他的到来,抬头,微微的一笑,王爷,您来了。

他坐在紫色藤萝下的石桌前,她为他泡最好的西湖龙井。

枫儿……他开口,又忽然不知说什么了。刚到嘴边的话,又瞬间不见。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紫藤萝的香味,谁也没再说话,一如往常一样。

袖里,是那份文书,他凝视着那边依然置弄花草的女子,终于决定离开。

她知他已离去,然看到那份文书,心蓦然一阵疼痛。

楼兰新王,无歌……

北尘谛,你是否已知,枫儿是谁?

(三)

阿伊,定要带你回去,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我带走你的决心,即使这是在中原,即使这是他们的地盘!--无歌

北诺王府。北尘谛还未接到无歌已来青都的迅息,便已听下人来报有人直向落枫庭而去。

无歌,你果是为她而来!

落枫庭内,他冰寒的表情在碰触到着那个青衣女子的时候,瞬间变得柔和,有多久没有再见到她了?很久了吧?

阿伊,跟我回去!

记忆里,是无边大漠金色的荒凉,是她焚楼冲天的火光。可以回去吗?她冰冷的眸子对上那双深沉的黑眸,无歌,阿伊已经死了,我是青都的枫姑娘。

枫姑娘……无歌冷声笑道,阿伊,你仍然是我的阿伊,是楼兰国的公主,我定要带你回去!

紫色藤萝的架下,她倨傲倔强的头高高仰起,无歌,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无知的阿伊了,无歌,我要离开你,永远的离开你,我会有我自己的生活。

青水河骤然波起,雨声滴嗒清脆作响,他阴寒的眸底深邃流光。

他听见她说,无歌,阿伊与你,从此陌路!他蓦然抬头,竟恍惚,这个绝决得女孩,可是他印象里那个单纯可爱的小公主?

她的倔强,她的坚持,他都以为只是错觉,那是他的阿伊啊!

雨势忽然猛增,茂密的藤萝也无法抵挡凶猛的大雨。她摘下脸上的面纱,洁白的水绣丝巾,她将它抛至天空。

无歌,阿伊再也不会,为了你戴着遮颜的面纱,她绝然离去,雨水打湿了她绝美的容颜。

枫儿……一声焦急的呼唤,无歌转身,便见那青衣的女子飘然倒下,仿佛一个绝尘的仙子,轻盈盈坠落……

阿伊--他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因为他看见,那个华服锦袍的男子已将她抱在怀中。无歌,这是我的地盘,即使你是楼兰的王,我北尘谛不怕你。而她,她是青都郡的枫姑娘,不是你的阿伊,你休想从我的地方带走她!

北尘谛狠戾的话丢在雨里,抱着怀里昏厥的女子大步离开。

阿伊…无歌的视线被雨水模糊,他迷茫的眼前,迷茫的画面……

无歌无歌,阿伊美吗?一曲美丽的西塞之歌,一曲美丽的孔雀之舞,她的天真,他的宠溺。

无歌的阿伊,比孔雀还美,阿伊应该住在美丽的地方。

美丽的地方?小脑袋歪歪着,阿伊的王殿还不美吗?那么大的王城就阿伊的王殿最美了呢。

无歌会为阿伊建一座独一无二的楼阁!

……-

风烟起,烽火照,他再不见她天真的笑---

无歌,我终于看透了你!你说为我建一座独一无二的楼阁,你说那是我们的新房,你让我离开我的王殿,然后你便顺理成章夺了我的城,亡了我的国。无歌,阿伊就是一个笨蛋,一个十足的笨蛋!…

阿伊…雨依然在下,他的心痛的不能自已。阿伊,不管你恨我与否,无歌即来,绝不独自离开!

(四)

北尘谛,今生我欠你的,来世我倾尽所有定会还你,只是这一世,对不起,枫儿不能、不能爱你。--枫儿

北诺王府。

废物,都一是一帮废物!北尘谛怒声不断,指着跪在地上的数名大夫痛斥道,你们都是京城几辈元老级的太医,居然连一个女子的病都看不好!

王爷息怒,枫姑娘的病情的确实属罕见,且常年累积导致,卑职们实属无能。

常年累积?北尘谛狭长的眸子微眯着注视着床上昏睡两天的女子,枫儿,你是否早知自己的病?

都退下吧。北尘谛无力的挥手,尽快找出枫姑娘的病因,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她治好。

北尘谛坐于床边,第一次,他看到她的容貌,竟是那般绝世独立,遇上她,他早已万劫不复。翌日清晨,一缕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床上昏睡三天的女子终于睁开朦胧的双眼,而她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床边那个累得睡着的华服男子,心底,莫名的痛。

北尘谛,你既已知我是谁却还如此珍爱,枫儿抛却阿伊身份不顾,这一世,也定会负你,你又何苦如此执着?

这是第几日的清晨,阳光竟是如此明媚,她的记忆里,只有那缠绕的藤蔓,磅礴的大雨,还有他、黯然背影。

落枫庭许久无主,紫色的小花铺满一地,她脚步轻盈再回到这里,陌生的熟悉,熟悉的陌生。

无歌,这世上从此再无阿伊,我是枫儿,是青都郡所有人所有人的枫姑娘。

她转身背影即逝,青水中央,她即成殇。

雪域冰莲。北尘谛暗暗下定决心,为了枫儿,他定要亲自去趟西域取得雪域冰莲!

天已入秋,北诺王府里,各种美丽的菊花相应绽放,枫儿已经在北诺王府住的太久了,本要离去,管家却言说,王爷出门办事,走时特别交代要枫姑娘一定要等到王爷回来时候再走。

枫儿问起何事时,管家却知言不语,她虽疑却也没有再问。心想着,似乎有好些日子没有再看到他了。

咳、咳…几声轻咳,枫儿撩紧衣领,起风了,该回去了。

她转身,蓦然撞上深邃的黑眸。无歌……

她面无表情,从他身侧走过,手里洁白的帕子上几滴殷红的血迹映入他的眼里。

阿伊,随我回楼兰去吧,你的病、不能拖了。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她的挣扎,她的无动于衷都让他愤怒。阿伊,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放开我!她奋力挣扎,心里有隐忍的痛楚。

我说过了,阿伊,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就算这里是中原,是北诺王府,阿伊,你也是我的。

不是!无歌,已经没有阿伊了,只有枫儿,北尘谛的枫儿---

放开阿伊---

他愤怒的吻忽然而至,堵住她的嘴和那些该死的话!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挣扎,忘记了反抗,直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她才蓦然清醒,看到的,却是一身伤痛病榻上的北尘谛。-

北尘谛,你的腿……

废了!冷漠的回答,他仿佛没有看到这两个人的存在,由着下人抬着向卧室而去。

枫儿倏地僵在原地,喉咙里发不出一句话。

北尘谛冰冷地话徐徐传来,无歌这里不是你的楼兰,她也不是你的阿伊,在北诺王府,她便是本王的枫儿,本王绝不容许你来撒野!

北尘谛的双腿废了。当枫儿从下人口中得北尘谛为了为她摘得天山顶得雪域冰莲,一千多米高的崖壁上坠下时,眼泪瞬间决堤。

北尘谛,你怎可、怎可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如此付出?北尘谛,我要如何、如何才能还我这一世欠你的恩情?

为了治好北尘谛的双腿,少年皇帝亲派最好的御医快马加鞭赶到青都郡。整个青都的百姓都为他们的北诺王祁福。

枫儿站在他的房外已经三个时辰了,可是他依然不肯见她。枫姑娘,您还是回去吧,王爷他是不会见你的。

不!她坚决的说道,沙哑的声音透过门窗传到他的耳朵里,枫儿今日一定要见到王爷,若是枫儿惹的王爷生气,枫儿会等在这里,直到王爷原谅肯见为止。

房内有摔东西的声音,她知道,他定是生她的气了。

风在这样的夜晚显得格外清冷,他躺在床上,听着外面一阵一阵的咳嗽声,纠心的疼痛,他不是不愿见她,他只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如此模样。

好累,好累…她单薄的身子在夜风里不停的颤抖,北尘谛,枫儿好累……

终于,那个孤单的青衣女子轻盈落到在冰冷的地上。

枫姑娘……

一声急呼,枫儿被突然出现在院落里清凌的少年接住,枫姐姐,陌带你走!

(五)

-第二次,我看见你如同一个绝尘的仙子,在我的面前倒下,孤单且忧伤的美丽。枫姐姐,做为一个普通人我想保护你看着你快乐,可是我是皇帝,我不可能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不能…--凉宫陌-

-枫姐姐,枫姐姐……谁的呼唤一声一声在她的耳边响起,熟悉且陌生,那是谁,一直守在她的床边,她想要睁开眼睛,可是为什么那么晕,那么痛?

枫姐姐,我是陌,你能认出我么?少年干净的声音不断在她耳边响起。

枫在那个春天一叶一叶缀满枝头,青水河畔,惊马路人,他白衣如雪,他明黄锦袍,是他吗?那个俊俏善良的锦衣少年吗?

她看不见,朦胧的画面,是几个人的争吵声,她的眼前恍过耀眼的紫色和柔和的白,那个再也不能行走的温宛男子。

无歌,北尘谛……

窗外,风雨骤起,肆虐了整个夜晚。

这是朕的行宫,不是你的楼兰,也不是你的北诺王府,若朕不答应,枫姐姐不愿意,你们谁都不能带走她!

那个十七岁的少年皇帝,嘴里吐出的话竟也是那般霸气与强硬。他是皇帝,而中原天下都是他的,无歌是王也只是楼兰的王,北尘谛再强也不过只是人臣,他们又怎能与他相抗?

沉默的安静,她听见离开的脚步声,她听见那个十七岁的少年,靠在株子上低低的叹息,嘴里有细微的声音,娘亲……

枫儿的一梦,醒来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窗外是清静优雅的荷塘,满池的水莲,那一边是紫色的藤蔓,除却已经凋落的紫色小花,那蔓更显得葱郁了。

她讶然起身,发现自己竟回到了落枫庭。身上换了身浅绿的裙衫,心下正念,便见一红衣女孩从门外进来甜甜的说道,枫姑娘,您醒了啊。

癫痫专业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费用到底是多少
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