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卧龙吟新服 >> 正文

【江南】若雪颜欢(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壹)

似水薄年,冬日微凉。从国外回到上海,已经三个月了。颜若雪坐在床头,看着日历上的明天,思绪回到了五年前。

“肖梓墨,从今天开始,我们互不干涉。”颜若雪说出这句话,只有她自己知道,花了多大的勇气。她漠然转身,头也不回的抱着妈妈的骨灰,向前走去。泪毫无征兆的落下,满眼的失望与不舍。

“颜颜,对不起。”

还未走远的颜若雪,听到肖梓墨的哭声,抬头望着天空,脚步却没有停下。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她没办法去原谅这个答案。她与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她也不记得了,只知道从小他在哪里,哪里就有她是影子。

每当肖梓墨说:“颜若雪,你就是丢不掉的橡皮糖,真烦人。”她便扬起嘴角,大大咧咧的笑着说:“肖梓墨,这句话,我爱听。橡皮糖有韧性的,你甩不掉。”

她至始至终的心动,就是肖梓墨,从未改变过。原本以为,大学毕业以后,他们可以收获这份爱情。只是当真相揭穿之后,又是谁伤了谁?

颜若雪收回思绪,才发现,眼角的泪,早已落下。回到这所故城,三个月间,她从未见到那个曾经深爱的男子。只是偶尔与夏清欢逛逛街,聊聊话常。

第二日,天才刚刚亮,颜若雪到花店买了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花,便去了墓庄。刚走到那里,便看到一个身影,而墓前正摆着几束花,墓的周围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颜若雪停了下来,好似怎么也提不起脚。

肖梓墨感觉背后有道视线,缓缓转过身,一霎那,楞在那里不知道所错。

“颜颜。”不自觉的就呢喃出这个五年来,心心念念的名字。谁曾说,时光可以沉淀过往的故事,对于肖梓墨来说,颜若雪这三个字,是他一生无法忘记的瘾。岁月走的越久,越远,颜若雪这个名字,就越铭心刻骨。

此时的肖梓墨从傻愣中反应过来,随之便是欣喜。只是脑海里,却生生想起颜若雪五年前离开的情景。“颜颜,不要走,对不起,求你不要走,我们不是说好订婚的吗。”“肖梓墨,我们没有订婚了,再也没有以后了。”

再也没有以后了……这句话,像是一把利刃刺进了心里,而这一切,都是因他的母亲而起,上辈子的感情纠结,代价却是让他失去这一生最爱的颜颜。

颜若雪把目光移向了墓碑,她轻轻走了过去。肖梓墨看着眼前的人,深邃的眼里,都是心疼。想开口,却发现,不知说什么。想拥抱,却发现,连拥抱的勇气都没有。此刻他的手紧紧握着,无声的紧张,但看到眼前之人,随之便松开了。

颜若雪强定自己,不要去看他。只是还不待她思考完,便跌进了一个怀抱。好熟悉,好温暖,只是……她动了动,想离开这个怀抱。哪想,两滴热热的泪,滴在了她的手上,她惊讶的抬头。

“颜颜,想你了。”沙哑又深情的声音从头上传来。肖梓墨再也忍不住,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才有了真实的感觉。他以为他在做梦,他以为他的颜颜再也不会回来了。

静默的院中,只剩下两个拥抱的人,夕阳淡淡的照在他们身上,虽然两人没有言语,但此时无声胜有声。对于五年分离的他们,这个拥抱是一件多么美好又奢侈的事情。曾经渴望相伴到永远的人,却无法越过这个名字叫现实的词。

之后的日子,肖梓墨几乎每日都去颜若雪的公司,送她上班,接她下班。这让颜若雪极其无奈,妈妈走之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远离肖家。对于肖梓墨,颜若雪无法做到忘记,毕竟从小青梅竹马,哪能说忘便忘,只是想要放开,她现在亦是做不到。

虽然每天都是他接送,但始终,颜若雪不肯与他说话。她永远忘不了母亲去世的那一刻,身体冷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她尤然记得,那是她与梓墨订婚的前一天。阳光明媚,微风懒懒,她在自己的房间看书,一时之间有些犯困,打起了盹。朦朦胧胧间,似乎有人在外面争执。声音越来越大,顿时她就醒了过来,正准备出去看看,哪想,听到这样的对话。

“苏婉,你勾引我丈夫,你女儿勾引我儿子。你真以为,这二十年来,我会不知道吗!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让你女儿进我肖家的大门吗?告诉你,做梦!即使进了肖家大门,肖家少奶奶可不是这么好当的!识相的,离我们远点。”

一声一声刺言刺语从梓墨妈妈那里说了出来,原来,肖伯伯和妈妈有这样一段纠缠。难怪肖伯母从小就不喜欢她,竟然是这样。可是,为什么非要等今天才说呢?伯母难道不知道,她的心早就不属于自己了吗?

还未等颜若雪反应过来,碰的一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颜若雪看到妈妈,跌倒在地。她的心,慌乱了。而此时,肖梓墨,正从外面把颜若雪最爱吃的零食买了回来。刚走到门口,便看见阿姨昏倒的那刻,自己的母亲,却是楞在了一旁。

医院的病房之内,站满了人,包括肖远天也来了。

“颜颜,妈妈不能陪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答应妈妈,离开肖家,一定……”苏婉本身就患有心脏病,常年身体不好,今日的这番刺激,让她的病再次复发。经抢救,醒来了一下,说完这句话,便走了。

医生只说了几个字:病人已经无法抢救。

颜若雪握着妈妈的手,越来越冰冷。妈妈走了,这片世界变得白茫茫,白茫茫的床单,她的人生也变的一片空白,一无所有。

这个下午,毫无征兆的来临,带走了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无法承受这一切,无法去原谅亦或者心安理得的和梓墨在一起。所以,她逃一般的离开了上海,一走,便是五年。

颜若雪无奈的叹息,情比海深,缘分呢,是深还是浅?梓墨你真的只是我生命中,路过的那个人吗?

(贰)

时光若水,无言。只要,你安好,便是晴天。

这段时间,颜若雪一直过着上班族的生活,日子平静淡淡。直到这个中旬的周三,颜若雪做着账目表,突然小肚子有些疼。起先,她还以为是生理期快到了,倒也没在意。可是,一波一波的疼痛,让她慢慢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便看到肖梓墨坐在床边。抬头看了看,原来在医院。眨了眨眼睛,回想了一下,刚刚的疼痛,分明是五年前那件事情留下的……

“颜颜,好点没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肖梓墨心疼的拉着她的手,就是不肯松开。看到颜颜苍白的脸,他的心,真的好疼,好疼。这五年,颜颜一定受了好多苦。

颜若雪没有回答他,只是摇摇头,不再看他。转过身的瞬间,眼泪就忍不住,五年的疼痛,让她觉得整个人生都是黑暗的,没有一点光彩。

休息了几日,颜若雪便出院了。倒也没有急着去上班,望着窗外这场突来的雨,拿起手机,拨下一串号码,电话都了几声。

“乔羽,我是若雪。”

乔羽,她在外国唯一的朋友,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他是医生,刚去国外的时候,一直都是他在照顾她,久而久之,便成了朋友。

打过电话之后,大概一个小时,乔羽便来到颜若雪的家中。颜若雪把大概的情况和他说了一下,乔羽心里很是担心。

肖梓墨每日都会来探望颜若雪,车子开进公寓。刚想下车,便看一个男的从颜若雪的家中走了出来。肖梓墨,急忙下车,把他拦下。

“你是颜颜什么人?”看着这个和他不相上下的男子,肖梓墨深邃的眼里,满是戒备。心里紧张的要命,他到底是颜颜的谁?为何可以得到颜颜的认可,来她家中?

“你就是肖梓墨吧?”乔羽也在暗暗打量面前的人,原来他就是小雪心里的那个人。那个让小雪受苦的人,就是他。可是,听到他们的故事,乔羽觉得肖梓墨何尝不是一个无辜之人。

两人谈了一会,话题无非就是希望颜若雪能好起来。语气中,肖梓墨知道,乔羽原来一直暗恋着颜颜,对颜颜也是极其用心良苦。只是,他没想到,乔羽就这样大大方方和他说了出来。

“肖梓墨,虽然我也爱着小雪,可我知道她爱着的是你。所以,我把这份情藏了起来,只希望不要给她增加负担,她幸福就好。但是,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

雪悄悄的落,轻盈叠叠,给这繁华的城市一支轻舞,净化着这里潜藏着的说不出的哀伤烦闷。漫天飞舞的雪花,片片落在肖梓墨的大衣上,可他恍若未觉。

脑子里满是刚刚乔羽的话:“小雪五年前因为流产,身体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让她每个月都要忍受寒气的痛苦。”

两个字“流产”嗡的一声炸开了他的脑袋。颜颜走的时候,怀着孕,孩子没了?颜颜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天呐!这些年,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这些都要颜颜来承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肖梓墨无力的蹲在地上,看着前面那扇门,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颜若雪站在窗台看雪花,才看到他。她知道,乔羽告诉了梓墨。望着梓墨蹲在雪地里,像个小孩一样,那么的无助,背影是多么让人心疼。

颜若雪抬起脚,想走出这扇门,她多想这个时候,给肖梓墨一个温暖的拥抱。可是,想起五年前那个逝去的孩子,她真的没有办法去原谅这些过去。有的时候,颜若雪是多么的痛恨自己,想爱,却没有勇气打开自己的心门。想努力生活,却无法忘怀那些曾经。

从乔羽把颜若雪的身体状况告诉肖梓墨之后,肖梓墨往颜若雪住的地方,越发勤快了。

某周日,颜若雪刚起床便听到厨房传出叮叮哐哐的声音,她以为是家里进贼了,立马拿起手机,翻着里面的号码。

“不对啊,大白天的,这贼应该都是晚上出没才对啊,谁啊这是……啊?不会是他吧?”颜若雪半天才反应过来,哪有明目张胆的贼啊,应该是他吧,他早就配到了这里的钥匙。

当绕过客厅,走进厨房一看,果然是肖梓墨。一身黑色西装的他,与这个厨房一点不搭调。原本整整齐齐的厨房,在肖梓墨的‘辛苦’之下,那些做饭用的餐具,变得横七竖八。颜若雪的头顶飞过几只乌鸦,十分无语……

过了几分钟,肖梓墨从里面出来,手里端着今天忙了一早晨的早餐,‘面条’话说他只会煮面条。二十几年,也只煮过两次,第一次是颜若雪在大学生病的时候。第二次就是现在。

颜若雪看着这碗面条,再看看身边的这个男人,她深呼吸一口,把眼泪咽了回去,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可她也没开口,就在肖梓墨期盼和不安的眼神中,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这味道和当年他煮的味道是一样的。

“颜颜,好吃吗?”肖梓墨看着她,满目期待的问道。

长长的刘海,遮挡了颜若雪此刻表情,她侧过一边,点了点头。眼睛的泪花,还是滴在了热腾腾的这碗面上。这是最疼她的男人啊,这是最爱她的梓墨啊,颜若雪啊颜若雪,你能不能争气一点,不要这样让彼此都痛苦。

肖梓墨见她点了头,满是欣喜,颜颜肯回答他了,是不是代表不那么抗拒他了呢?颜颜,我真的想给你一个家,我们还有机会吗?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的。

肖梓墨的坚持和深情,颜若雪都看在眼里,即使他不做这些,颜若雪都知道,他一直是爱着她的。就像她在他面前,不管是小时候的撒娇,还是长大后的任性,以及如今无法忘怀的时光,都因为她爱着他。

接下来的日子,每逢周末,肖梓墨都会很早从家里来到颜若雪这里,煮早餐给她吃。虽然颜若雪还是不肯开口和他说话,但颜若雪能够不排斥他来她家。肖梓墨就觉得足够了,有时候心里也会落寞,但他觉得能够和颜颜在一起,等再久也无所谓。

(叁)

华灯初上,上海的夜,依然那样美。

今天颜若雪下班后,没有坐肖梓墨的车。乔羽中午便打电话,约她晚上吃饭,刚好,她也想问问乔羽,她上次在医院检查的结果和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走在街上,冬的气息冷冷的吹来。

“小雪。”露西餐厅里,乔羽起身叫颜若雪。

“乔羽,呼呼,好像又要下雪了。”颜若雪走到那里,嘴里哈着气,一边和乔羽打招呼。这天气,好像又要下大雪了呢!

也许是因为要过春节了,餐厅的人不是很多,颜若雪和乔羽点了几盘爱吃的菜,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就坐了下来。餐厅里比外面就暖和,颜若雪把外套脱下来,放在一边。

“乔羽,我上次在医院检查的结果怎么样了?”颜若雪开口就是正题,嘴巴虽然说的比较淡定,但是心里紧张的要命,她怔怔的看着乔羽,生怕错过他一个字。

“小雪……”乔羽有些闪躲她的目光,他不知道怎么开口。

“乔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都不肯真言相告,那我不知道怎么办了。”颜若雪镇定了一下,她知道,不会有什么好消息,但她想知道结果如何。

……

露西餐厅的对面一条街上,肖梓墨静静的坐在车上,眼睛一直看着餐厅的出口。当他看到颜若雪出来之后,本想掉头就走的。可当他看颜若雪不对劲之后,立马开车走了过去。

颜若雪现在满脑子都是刚刚乔羽的话,他说:“小雪,可能你再也无法怀宝宝了,即使怀了,将来也会有危险。”

乔羽本看着前面那个背影单薄的女孩,他第一次感觉那样无力,为什么所有的残忍,都要小雪来承受。他想给她一个温暖的肩膀,可是颜若雪推开他了,她需要静静。

“颜颜,怎么了,颜颜,你不要吓我。”肖梓墨看着颜若雪惨白的脸,他不知道出了什么样的事情,让颜颜这般痛苦。

“梓墨……”颜若雪呜呜的哭出声,任肖梓墨抱在怀里。她真的好累好累,为什么要让她承受一次次的打击。看到肖梓墨的那一瞬间,她再也坚强不起来,她也只是一个女子,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她多想两个人一起面对。

乔羽默默的走开了,心里头微微有些苦涩,但更多的是欣慰。他知道,小雪和肖梓墨一定会幸福的,至于小雪的身体。他想,他该去一趟法国,找他的恩师林教授,或许有办法。小雪,等我,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肖梓墨也知晓了这件事情的始末,他除了满满的心疼,更多是责怪自己。好在乔羽的恩师从国外,带来一名专家为颜颜治好了身体,只要好好调理,便可痊愈。

颜若雪看着肖梓墨在厨房里忙进忙出,心里觉得暖暖的。他还是我的梓墨,尽管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也从未改变。在照顾她的这段时间,肖梓墨基本没有睡过好觉,一日三餐都是按照医生的嘱咐来做的。

颜若雪走到窗台,对着阳光,打了个耶的表情,傻傻的,暖暖的。肖梓墨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阳光的女子,他忍不住走前去,从后面轻轻拥住她。

颜若雪嘻嘻的说:“肖梓墨,你就是丢不掉的橡皮糖,真烦人。”嘴角的暖意怎么也忍不住。

肖梓墨却大大咧咧的说:“颜颜,这句话,我爱听,橡皮糖有韧性,你甩不掉。”

……

唔,这话好耳熟!

“颜颜。”

“恩?”

“我们结婚吧。”

“……好……”

他们的爱情,从未老去,即使曾有微凉的过去,但岁月经历的不止有沧桑,还有这份淡雅如初的静美。

颠娴病平时都有什么症状
怎样治疗癫痫才能有好的效果
甘肃看羊癫疯哪家医院有效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