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萨顶顶资料 >> 正文

【江南】黄色毛绒球(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唐广提着尼龙网兜去菜市场买菜的情景你只能在两个月前才能看到,而现在唐广离婚了。并且是秋天,万物凄凉。唐广离婚的事情有些突然,让他所在的国营油毡厂里的同事分外惊讶。那个早晨这件事情成为全厂的头号新闻。可是唐广本人却异常平静。他照样夹着公文包进办公室,见人打招呼,看报,下班,吃饭,然后睡觉。一切都是云淡风轻的。可是大家依旧讨论,竞相传递。渐渐地离婚之由彻底变了味,变成唐广在外边玩女人。这一下身为材料科副科长的唐广就成了作风问题,事态很严重了。厂长对唐广这件事只是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你要注意影响嘛。可是暗藏杀机。唐广知道百口莫辩,竟然一语不发,自始至终保持沉默状态,没想到时间一久大家觉得没意思,就不再提了。这是让唐广意想不到的。唐广哑然了。

现在唐广正从材料科的绿漆木门出来,这是下班的时候了。铅灰色的天上排列着一些不规则的云团,好像正在缓慢移动,一直朝着西天而去。国营油毡厂里高耸入云的铁质囱筒已经停止了吐烟,可是空气还是飘散着刺鼻的味道。那种烈酒般的冲,会把眼泪逼出。唐广皱了一下眉,尽管已经在厂里呆了十多年,可是离开一线的时间太长,竟然有些不适应。出门皱眉是唐广这几年才养成的习惯,一养成就再也改不掉了。从工厂的铁门出来后,唐广在“梅家区油毡厂”的黑漆竖匾旁立着,掏出一根飞马牌香烟,点上,青色烟雾倏地就消失了。那是被尖利的秋风瞬间撕裂的。而旁边那棵银杏已褪去金色衣衫,支离破碎得有些风烛残年的悲凉,这更加重了那天的肃杀气氛。唐广紧了紧大衣的领子。

事实上唐广是在那根飞马牌香烟没有吸完时5路公交车就从珠白色的水泥路上开来了。从车窗外看事物会让唐广有新的体会。虽然都是年年月月看惯的景象,可是你透过车窗去看,四季的景象一下子就灵动起来,好像长满羽毛扑棱棱从你脸庞飞过。这种享受的感觉也是唐广最近几年才找到的。现在汽车穿过了区政府,供销社,国营米厂,红旗子弟学校,人民公园,正朝着区医院驶去。唐广今天的工作有些累,因此他也少了往常的赏景兴致,慢慢把头斜靠在车窗旁假寐。晃动的车窗其实一直在轻敲他的脑袋,他好像感到头脑里有一面小钹在打,又繁密又细碎,一地的玻璃渣子样。

汽车在到达区医院的站牌前慢慢停了下来,在惯性的作用下唐广身体微微向前俯去又很快朝后仰着。于是唐广被惊醒,原来刚才他是睡着了。唐广用惺忪迷离的睡眼朝车窗外面看去,现在是傍晚,深秋的暮色被调和得格外苍茫。区医院的霓虹灯已经点亮,模模糊糊,就像前面隔了块毛玻璃。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唐广在霓虹灯微弱的灯光下看见另一种色彩。是黄色。醒目的黄色。就是那么一团,在昏昏沉沉的暮霭中浮着。很夺目。唐广一下睁大眼睛,仔细辨别着这幅景象。他把车窗推开了,这时才看清原来是个女人。是一个穿黄色呢子大衣的女人。微胖,不高,双手插在口袋里,脖子收在了宽大衣领里面,好像有点蜷缩。唐广猛地觉得好笑,他也的确笑出了声,轻巧而疾快。这个女人真像一只黄色的毛绒球。觑着眼看简直就是了。唐广正想着,车门“哗”地一下拉开,女人就是这时从区医院上的车。事后唐广追忆起来依然觉得那是个朦胧而有韵的傍晚。

两个月前的某一天早上,唐广被妻子李嫣从睡梦中拉了出来。一条尼龙网兜直接就拍在脸上。快去菜市场,早市的新鲜,晚了就是别人挑剩的货。李嫣尖着嗓子喊。其实结婚之前唐广一直觉得这种嗓音是清脆的,可是婚后他渐渐发现竟是刺耳的,这种前后矛盾的认识至今无从解惑。外面太阳已经高了,天井里的泡桐树上拉响了蝉鸣,阵阵地,推波助澜地把唐广硬生生从床上弄了下来。别忘了还有孩子的牛奶,上回忘取了的这次记得叫她拿。一定要说,那女人就爱捡便宜,我是看出来了。记住了,一定要……。后面的话像蛇一样钻出来,却猛地叫门给夹断了。唐广早就顶着一头蓬乱的发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温度有点高。可以闻到露水蒸发的气味,那里面掺杂着这个城市味道,唐广感到有一种无处逃遁的挫败感。迷糊的双眼被刺眼的阳光照得发疼。手里的尼龙网兜轻飘飘地钩在食指上,好像是一片烟。唐广就是这烟投在地上的影子,倏地就滑了过去,一片了无痕迹的凄凉模样。七年婚姻生活也是这样。唐广到如今什么也不记得,除了尼龙网兜,除了牛奶瓶,还有李嫣刀子般尖利的嗓音。唐广该记得些什么呢,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唐广耳膜又开始发痒。

从菜市场出来后唐广已是满头大汗。露水早就蒸发完毕,水泥地上发出干涩的白光,晃得唐广头昏目眩。还要到奶站去拿牛奶呢。还要记得补上上次忘拿的两瓶。从奶站出来时唐广手里多了一只纸袋,里面放了两瓶牛奶,可以听见玻璃瓶碰撞时的脆响。唐广走得格外小心。太阳火辣起来了。汽车也多了起来。扬起尘土和喇叭的聒噪让唐广有些心惊肉跳,他啐了一口痰在地上,说,日娘的。而让唐广意想不到的事却在此时发生了。一架拉煤人力三轮从东面的斜坡俯冲而来,铃铛弄得震天响。等到唐广准备侧身让开时已经来不及。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唐广被弹出好几米远,那时他想到了被风吹开的烟。受伤的腿部上留下一条长长擦痕,好像疾风刮过的痕迹。口袋里的牛奶瓶不见了。它们此时已经摔在了地上,地上出现一大团碎片迸裂的壮观景象,而乳白色的牛奶溅得很开阔,好像爆炸的结果。这样的视觉冲击感让唐广惊讶不已。可是他嘴里却在嘟囔着,我的牛奶,怎么一瓶也没有留下。拉煤的也从地上爬起来。车子歪倒在一边,前轮钢圈仿佛有些弯曲。他揉揉脑袋,用手支着腰立在那里。他说,你他妈的在梦游呀,老子的铃铛都揿翻了还听不见。个王八蛋。呸!他吐了一嘴的血,看来牙齿摔掉了几粒。

唐广不记得是怎么回去的,他只知道那人一直在骂,日妈日娘地骂。而他却还在找尼龙网兜。找到了,在一旁水沟里。唐广拎起来就走,碰坏的西红柿在网兜被勒出汁液,一路流淌却无人发现。

两个月后的唐广十分确定这次不大的车祸事件是导致离婚的直接原因,奇怪的是对于那天回家后妻子李嫣永不停歇地交口乱骂情景在唐广的记忆里却只有些零星残存,好像是打水飘时拖出的一串串密集波纹却瞬间归于了平静。是浮光掠影的印象。事实证明这种印象很好地抚平了他婚姻破裂后的伤痛感,像一剂膏药贴在唐广的心上。你怎么能看得出唐广离过婚呢。

可是唐广的的确确离婚了,那天他冲着对面骂骂咧咧的李嫣只是淡淡地说,那我们离了吧。可是李嫣显然太激动了没有听清楚,依旧骂,声音还高了许多。于是唐广鼓足了气大声喊道,我们离婚吧,离婚!李嫣猛地停了下来,屋子里鸦雀无声,没有哭,没有闹,一片静如止水。就是这样,七年的婚姻如同那两只牛奶瓶一般訇然破裂,在外人看来触目惊心,可是唐广就是这么一个人,你怎么可能看得出唐广离过婚呢。

现在唐广住在文化街的单身职工宿舍里。起初唐广看到墙上贴的“油毡厂单身职工宿舍”几个铁皮大字时有些神情恍惚,可是他很快适应了。那时他才深刻认识到原来自己已经离婚了。窗口处有一棵树。是泡桐树,因在日光下疯狂生长而显得枝繁叶茂。第一次看见时唐广就想起了天井里那棵泡桐树,这个时节正是繁茂之时。现在的唐广习惯每天早起,然后按摩头部。他常常感到脑袋微微发痛,一按摩几下就舒服多了。唐广想这一定是那次事件留下的后遗症。也是唯一的纪念。

老张把请帖发给单位同事是十二月初的事情了。是他儿子结婚。请帖上一笔小楷写着:本月十五号国禧酒楼诚邀唐广先生赴宴。老张把请帖递到唐广手里时压低了嗓音说,小唐,把你相好带上,一定哟。

唐广的相好就是区医院的护士赵天敏。距离第一次在区医院门口相遇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这两个月里唐广是怎么和赵天敏认识和发展的我们不得而知,虽然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还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可是面对爱情唐广照样如同初恋般无从抗拒,不管他怎样掩饰,蛛丝马迹是时有败露的。比如以前公文包是夹在腋下的,现在却常常在手里跳舞一样上下抛着;比如你是未见过他唱过歌,可是近来他是哼着小调蹦进办公室的;他的头发也剪短了,看起来活力四射。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会偶尔开些玩笑说点笑话了。有经验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唐广梅开二度,春意盎然。这是情不自禁的。

老张儿子婚礼那天唐广打扮得很正式,白衬衣,中山装,黑皮鞋,头上打了发蜡,油光可鉴的。不过这不是焦点。焦点是他旁边那个女人。微胖的,穿米黄色呢子大衣的女人。她是一直挽着唐广的胳膊走进酒楼的。就这样那天的婚礼上,单位的绝大多数同事都来向唐广敬酒,几乎都说同样的话。他们说,唐科长呀,什么时候喝你们的酒呢。五光十色的彩灯把那些人的脸映衬得格外的错落有致,这让唐广感到那天的气氛真是说不出的喜庆。而同事的女眷们则围住一旁的赵天敏,说着女人们的谈资。赵天敏始终抿嘴浅笑,显得秀外慧中。于是整个婚礼下来大家好像都只记住了唐广新交了个女朋友,是区医院的护士,而婚礼的真正主角却只在心里跑了一圈,轻描淡写,没有多少印象。这也是后来老张不满唐广的一个主要原因。

文化街的单身宿舍自有了赵天敏后彻底变了样。你该知道离婚男人的宿舍是怎么一副模样的。唐广当时就是那么一回事。可是现在不同了,其它不消说,光是那灯光就已经柔和得叫人心慈手软,温温顺顺了。全是温馨的情调。那天赵天敏就坐在唐广的床沿上,手中正织着一条围巾。是羊毛围巾,属于紧俏货。显然是织给唐广的。床上没有赵天敏的枕头。她只是隔三差五来这里坐坐。可是不过夜。她说要留到结婚那天晚上。表情是羞涩而严肃的。唐广在一旁翻着一本《简爱》,可是心不在焉,那页纸拨得哗哗响,流水一样在空气里漫着,漫过了赵天敏的头发。于是唐广闻到空气里有种不可名状的气息。是甜还是腥呢。总之一股燥热从唐广体内再度涌出,似乎这次不可阻遏。

赵天敏还是端坐在床沿上织着围巾。灰色毛线轻盈地绕在赵天敏白净修长的指间,灯光投在飞快摆动的镀铜毛线针上和赵天敏黄色呢子大衣上显得光影凌乱。可是该死的毛线针还在摆动,是有规则地摆动,把空气搅得更加迷乱,更加眩晕。你怎么能相信赵天敏还是一脸平静,气息沉稳呢。唐广彻底放弃了《简爱》,这天他简直没看进去一个字。他把书摔在了桌上,发出闷闷的声。赵天敏抬起头来,侧脸而视,莞尔一笑说,怎么了,不高兴吗?是什么事,告诉我好吗?她的眉毛习惯往上挑,显得波俏迷人,又有些妩媚。这是唐广爱上她的一个因素之一。不过刚才那一幕让唐广心里一怔,往事电影倒带般跑回来。前妻李嫣那时不也是坐在这间宿舍里,也是这张床。李嫣说,等我们结婚了你就向单位申请保留这间宿舍吧,万一以后……。说完格格格格地笑起来,一嘴的牙花。没想到当初带有玩笑成分的谶语在几年后居然应验了。真是造化弄人。可是如今坐在面前的是另一个女人。是赵天敏,她正用那种充满媚态的眼神看着自己。唐广眼睛里突然湿润了,在灯光下十分烁人。赵天敏连忙放下毛线,靠拢去用手捧住唐广的脸,说,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唐广不说话,只是看着她。赵天敏因微胖的身体而显出分外丰腴,即便是厚厚的呢子大衣也难掩她身体散发出来的诱惑气息,它们毒蛇一样缠住唐广,蛇信子不住地撩拨着唐广的耳朵。唐广脑袋里呼啦啦一下,好像落英缤纷,蝶狂蜂舞。唐广就是在这一刻猛地拥住赵天敏,赵天敏先是一愣,后稍作镇定,以为还和以前一样闹闹而已。她格格地笑着说,你今天怎么了,刚才还在哭,现在又来闹。好了,好了,不要闹,好痒啊,快停下。又是格格格格地笑,也是一嘴的牙花。简直和李嫣那次一模一样。唐广整个混乱了,他感到自己消失在时间和空间的巨大洪流中,不能自拔。他只知道自己后来疯狂地把赵天敏压在床上,赵天敏发出了惊叫。赵天敏的身体是软绵而结实的,这刺激了唐广进一步去拉扯呢子大衣,可是呢子大衣太厚了,唐广没有成功。气急败坏的唐广便用力揉捏赵天敏饱满的乳房,隔着大衣唐广依旧感到乳形的浑圆。唐广感到身体在剧烈膨胀,脑袋嗡嗡作响,好像里面有架风箱正被人飞快拉动,一进一出,一进一出,让人躁动不安。已经走出第一步的唐广停不住了。他的手开始从大衣下摆开襟处钻进去,朝着赵天敏的下身进攻。赵天敏在床上歇斯底里地喊叫,木架床因剧烈晃动而发出叽叽嘎嘎急促而尖锐的声音,可是全都被女人的哭叫声压住了。

现在是华灯初上的入夜时分了。可是唐广宿舍外的大街上一片阒寂,没有公交车的声音,只有少数几个路人各自在踽踽独行。路灯泻下的白色灯光冷冽如霜,加重了初冬的寒意。你可以听见单身宿舍的一扇窗子里断断续续地飞出的声音,那是痛苦而忧戚的,游丝样在梅家区的上空逶迤而行,显得飘渺而空洞。

南京都有哪些专业的癫痫医院
适合老年癫痫患者的药物
有效治疗癫痫的方法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