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朴妮唛优酷 >> 正文

【笔尖】礼物(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在上初一的时候既老实又无聊,整天呆呆的不知道要干什么。老爸老妈整天上班,班上同学比我老实的都整天学习,比我无聊的都整天忙着恋爱,连刘磊这样的都已经坠入爱河了,我依旧茫然搞不清是怎么回事。我有一个表姐,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她正忙着上高中,忙得不可开交,日后我上了高中她又忙着考研,依然忙得不可开交。妈妈一直希望我成为老姐那样的人,但我觉得我永远也不能成为那样的人。我小时候经常去找老姐玩,老姐房间有许多漫画,老姐也画过许多漫画,都是我不管怎么描摹都画不出的那种。老姐的房间很静,有点潮。到了夏天就潮得夸张。有点阴暗,不大适合人住,却相当适合人学习。夏天虫子好多,房间里就多了一个大蚊帐,罩住了床。我经常在里面看漫画,从里面往外面看就是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我每次在里面呆一会就困了,经常睡得口水流了一脸,醒来时发现天都快黑了。老姐家本来也有一条狗,叫小雪,是那种狮子狗,脾气不太好,经常见到人就汪汪叫,有一次还咬了我,把小小的我吓得哇哇大哭。但从那次以后小雪对我反而温和了,没事就围着我的腿转来转去,为此小白还和他咬了一架,结果小白赢了,雪地说那是小白唯一一次出风头。

雪地回来的时候弄得很脏,瘦了不少,腿瘸了一只。我跑过去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被人咬了,他一脸坏笑说你见过人咬狗吗?我拍拍脑袋说对啊!之后他没有告诉我他出去干嘛,我也没问。就这样雪地拖着坏腿在家老老实实呆了两个月,学校也没再发生什么。

等到天气已冷到要我穿上厚重的毛衣时,太阳已经斜斜地偏向了北边,我家门口的大树只剩下枝杈伸向天空。天很少云,四周只有麻雀在唧唧喳喳地叫。我每天骑车都要武装到脸,刘磊还在车后说风凉话。就这样一天天的过,韩雨老在后面问我你家的狗怎么样儿啊,我申请都写好了,什么时候批下来。我就说现在规矩改了,预约制,都已经预约到明年了。你要见他得趁早,先在这登记一下。韩雨就不理我了,过了几天张老头宣布说要期末考试了,要我们准备一下,我一想坏了,还得去找韩雨,韩雨是我们班学习委员,考试全靠她了。但她却说,想让我帮你吗?得预约,在这里先登记一下,我就傻了。我回家找雪地,雪地说这有什么,包在我身上!说着在身上挠了半天,伸出个爪子给我看,我看了看他的空爪子说这是什么啊,他说你仔细看,我才看见在他脏兮兮的爪子上有个小黑点向我打招呼。雪地说这是他的老伙计叫挠挠,我日后知道这东西就是个跳蚤。挠挠指手画脚半天我一句也没听懂,雪地在旁边翻译,我说我要期末考试了,要找人帮我打小抄,雪地嘀咕了半天告诉我挠挠说没问题,我说他怎么帮啊,雪地又嘀咕了半天说挠挠说你放心吧。挠挠跳回雪地身上,过了一会我就看见黑压压一片黑影游了过来,雪地说让他们到你身上就可以了,我马上一身冷汗说:“靠,不是吧?”还没反应过来,那黑影就飘过来了。我只觉得上万只跳蚤在身上迅速扩散,雪地说放心吧,考试你保管第一。我将信将疑地应了一声。雪地又说考完一定记得把他们还给我哦,我一天少了他们都不舒服,我立马答应。

之后几天那几万只跳蚤就在我身上住了下来,除了我身上起了一二十个疙瘩别的也没什么,因为雪地关照过挠挠让他们尽量不咬我,但我还是浑身发麻。与此同时我的同位前后左右就都惨了,那几天不时听到阵阵惨叫和乱抓乱挠的声音,我就一直觉得良心受到谴责,但是为了考试,你们就替我牺牲一下吧。

考试那天,我心里犯虚,跳蚤一点动静也没,我想这下被雪地骗惨了。不一会几只跳蚤跳到我的卷子上,又迅速地散去,只留下挠挠在我卷子上踱来踱去,不时有跳蚤回来和他交头接耳,接着越来越多的跳蚤回来了,我的卷子上又是黑压压一片,凑在一起好像在开会,我焦急的等着,跳蚤们集结完毕,“哗”一下散开,好像笔迹一样排列在我的试卷上,一张白卷瞬间被写满了,而且字比我写的漂亮,我就顺着一笔一笔写出来。接下来几场考试皆是如此。真棒,成绩出来时,果然我顺利超过韩雨。张老头激动地说大家看啊,小夏同学向我们证明了,只要努力,一切都有可能!韩雨在后面颇受打击,刘磊逢人便说“天道不存”了。只有雪地见了我就扑扑过来大吼:“快点,把挠挠还给我!”

那以后,韩雨对我另眼相看,这一点我能理解,一个整天迷迷糊糊不知道要干什么还经常和自家的狗聊天的人,突然之间把分数提高到学习委员以上是什么概念。这也怪我,当天挠挠给我答案时我就忘了故意错几道,再加上我原先的成绩也太……不说了,总之责任在我。

期末以后就是期待已久的寒假,我对寒假的理解就是每天上午起床后吃午饭,下午出门疯玩,晚上熬夜不睡觉,开学前三天补作业,这都是我小学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的优良传统。寒假我就有更多时间和雪地在一起,但他好像不怎么乐意,他说你们人实在无聊,整天吵吵闹闹不让人安生,我就问咋的了谁招你了,雪地说你别跟我整那东北话,就会那几句还我教你的。这时候小白跑过来,冲着雪地汪汪叫了几声,雪地就汪汪汪汪地叫了大概半分钟,然后小白夹着尾巴走了。我问雪地小白说啥呢,雪地说也没啥,小白说今天天气不错,心情挺好的,太阳晒得很舒服,突然饿了想吃骨头,我就问雪地那你说啥了,雪地说,我就对他说:“滚!”

我事后想不对啊,为啥叫了半分钟就一个字呢?雪地说:“狗说话,人别打岔!”我就不好意思问了,后来我明白了,人和狗脑子不同,嗓子也不同,或许还有文化因素的差异,我不明白是正常的,既然正常我又何必去问呢?

我在家这几天,几乎每天雪地都会和不同的母狗约会,作为一个人,我无法评判那些母狗的美丑,并且就算不是母狗而是人,当时的我也未必能评判的很合理,但我想再怎么样每天换一只必定不太好,但雪地却乐此不疲,我想雪地的品味一定不怎么样。

我一直觉得像我和雪地这样的人和狗都不会有爱情,但事实上我错了。雪地拥有最美好的爱情,至少对狗来说。我一直无法理解雪地的这种行为,对一只狗来说生活意味着什么呢,吃饭晒太阳与母狗约会,朴实一点的说法就是生存,然后生产下一代。雪地就会说你少来,那你说你的生活是干嘛?我想了想,也是吃饭睡觉和找女孩约会,我其实和雪地没有区别,但我嘴上不服气说:“我还可以上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祖国栋梁之才。”雪地说你强词夺理,我说你拿我怎样,然后我们都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雪地突然搔搔头说“完了完了,我竟然和一个人讨论人生哲理。”我也拍拍头说该死,我竟然和一只狗说什么生活意义!于是我们都远远走开了。

刘磊这个寒假找我的次数出奇的少。我也忙着陪雪地,没事带他出去遛遛,别人管这叫遛狗,我就说这TMD明明是长跑,雪地在前面跑得飞快,我就一手拽着链子被拖着跑,但是各位,链子的那头不是雪地的脖子,他压根就是叼着那根链子在跑,所以这根本就是狗遛人嘛!这几天我瘦了一圈,我想一个寒假这样我减肥准能成功,但雪地没能坚持,因为不久大家都开始在街上放烟花爆竹了,雪地那几天就躲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小白听了爆竹声却异常兴奋,满屋子乱跳,满院子乱叫。雪地听了就嚷:“叫,叫什么叫啊!还嫌不够乱啊……别以为……我腿软了……就,就动不了你!”

小白摇摇尾巴过来,两只狗就这样依偎在寒冬里隆隆的爆竹声中,显得格外美满与温暖。

三月末,天气温暖,不时听到远处和不远处传来鸟的叫声,小镇春节的热闹已经过去,学校后面一棵巨型大柳树上长出了新芽,远远地看毛茸茸一片。换上单衣的我感觉异常轻松,学校很快又被一种暧昧的气氛笼罩,刘磊依旧每天坐在我的车后,向我讲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太阳不强烈却非常暖,这就是春天了吧,一个朦胧的季节。包含着雨水滋润,阳光照耀,让睡眼惺忪的我们日复一日走过相同的道路和景色,然后不知不觉地离开,等到我们揉揉眼睛,打个哈欠的时候,春天就已经走完了一大半。

在春天暧昧的节奏中,大家都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春衫,冒充有体育天分的男生们都在篮球场上表演模特秀,走在大街上把裤腿卷到膝盖,好像随时要下河捞鱼一样。

女生的衣服就越穿越小,越穿越短,夸张点的就开始穿短裙了。这时刘磊依旧色迷迷坐在我车后向我评论着那个身材好,那个脸好看。我当时正心不在焉地想着雪地的事,刘磊说着说着见我没动静就喊:“喂喂!想什么那?有你这么骑车的吗?说话从后面给了我一下。”

“没想什么……你说雪地打哪来的啊?”

“我管他从哪来的干嘛?你想说什么啊?”

“就是想知道,没别的意思。”

“我说你这人忒无聊,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不能干点别的啊?比如谈个恋爱什么的,我看你小子挺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刻不长进啊!……对了,那边有个穿裙子的,皮肤不错哦。”

“你说雪地他来我家之前怎么生活呢?”

“……你没劲死了。想知道这个问你爸去,不是他买的吗?”

其实我没想多问什么想知道雪地的过去,也许是好奇,我不知道什么地方能生出像雪地这样有性格的狗,并且一直以来雪地绝口不提自己的过往,仿佛有什么事在他心里深藏不能叫我们知道一样。我觉得雪地比刘磊有内涵多了,所以我有必要更多的了解他,了解他的故事,哪怕它们只是故事而已。后来我想,什么故事不故事都无所谓,当我们还在开心笑时就是现在,笑完了开心完了,它们就都成了故事。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编造故事,有时候连故事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知道。

我载着刘磊到了学校,遇见了阿郭,刘磊指着他拿在手里的一包糖果问这是什么,阿郭说巧克力,然后继续忙着和那几个球队的说比赛的事,刘磊想都没想就把手伸进包里抓了一把,递给我一个:“吃吧吃吧,阿郭请客。”

我剥开咬了一口。阿郭回头愣了一下,吼道:“拜托,这是我买来送人的情人节巧克力!”我和刘磊对视一下,把没咽下去的巧克力吐出来一溜烟跑了。刘磊一边跑一边说:“呸呸,真恶心!我们俩还吃了他情人节巧克力,呸呸……”

我说今天是情人节啊,刘磊突然反应过来说“对呀,我都还没准备礼物。”我说你是不是顺便还阿郭几个巧克力啊,他白了我一眼,说:“走!”

我说呆会就上课了。他说还上什么课,礼物要紧,于是我载着他离开了学校。

那是下午二点多钟,该上班的都上班了,有事做的都做事了,那些无事可做无班可上的学生们都在教室里,所以大街上行人稀少。我载着刘磊在街上闲晃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在一家精品屋门口停了下来,这家店不大,却装潢得很精致,四周贴满了墙纸,两个大架子从这头挂到那一头。店里就刘磊和我两个人,连店主在哪都不知道,我俩喊了半天,也没人。刘磊说:“靠,这不让我们自拿吗?”

我说这是不是有点不道德,他说是。我说那我们还拿吗?他说拿。这时一位女店员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说:“两位,不好意思,刚才出去有事了,你们慢慢选吧。”

我和刘磊互相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说不出话。

刘磊在里面转了一圈又一圈,我问他选好了没,他说别急,我一定要选一个最精致最特别最与众不同的给周露,我说那你慢慢选吧,然后自己在店里散布。我突然想买点什么东西送人,至于买什么送给什么人我都不清楚,我当时也很困惑。但我还是想买,也就不管他什么困惑不困惑了,我得先解决买什么的问题。

当时,门外的天空,阳光异常强烈,刘磊还在悄无声息地选,不时传来风从树梢上拂过的声音,我对着橱窗发呆,那里摆着一对不知多少年头的瓷制品,我拿起来仔细看才看出是两只猪,那个女店员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后,说:“你真有眼光,这是新到的货,别的地方买不到的,而且特便宜。”

我看手上蹭掉的灰,心想刚从土里挖出来的吧。不过价格的确让我动心:一元两个。刘磊这时屁颠屁颠跑过来说选好了,一边交给店员给包起来,一边嘿嘿地乐,说哥们儿你买什么,我说谁买啊,都跟你似的。然后刘磊把钱付了,顺便向店员讨了一个五十元的标价牌把原先五元的牌子换掉。我问你选了半天选的什么呀,他说这是秘密,我一把夺过来,透过半透明的包装袋,我看见是一支钢笔。一出门,眼前的世界突然很灿烂。马路上车子跑过扬起阵阵灰尘,在阳光下翻滚。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店和周围格外不协调,但却让我感觉安静和自然。还有我没买那一元两只的小猪,算了,他们迟早是我的,除了我没人买他们,我就是这么想的。

到学校了,我和刘磊偷偷摸摸做贼一样潜回教室,还好没碰到张老头。这节是自习课,大家都安静地打瞌睡,看着我们回来都带着一种很有意味的表情,刘磊把这理解为羡慕,所以大声说:“大家好,我们回来了!”大家都不说话,我一看这气势就知道这下糟了。果然一回头就看见张老头阴着脸笑着。

药物治疗癫痫病的原则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较好
癫痫病治疗主要看哪些方面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