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朴妮唛优酷 >> 正文

明天是情人节 给大家讲9对英雄的愛情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明天是情人节 给大家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讲9对英雄的愛情

一、船长和Miss小姐


在一个夜晚,那个晚上雾笼罩着海洋,在海洋上有个亮这灯的旗杆,上面挂着一个海盗旗,那肯定是某个海盗船船长的,可是Miss小姐并不知道,那艘船的船长是海洋之灾,他们很早以前就是夫妻,可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变成了仇人,Miss小姐坐着她的那艘船,和那艘海盗船撞在一起,她拿起手中两把火枪准备出征,她的船员们也早已做好接弦的准备。

当Miss小姐走上那艘海盗船准备掠夺财物,并直入船长室时,发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他好像在低头画些什么,突然那个高大的男子舒了口气:这幅画总算画完了,看起来也不容易哦“Miss小姐掏出手枪准备抵住那个高大的男子的后脑勺时,那个男子突然泪如雨下说:

这幅画,我想起了Miss以前陪我走过的路,虽然过的坎坷,但是过的很幸福,我一直不想和她分开,可是。为什么上天非要这样做。

Miss小姐瞟了一眼那幅画,她惊呆了,那不就是她自己和普朗克在船上一起牵手的画么,为什么,他还记得那么清楚。Miss小姐把拿出的枪放了回去,轻轻的从后面抱了下普朗克,普朗克想回头,却被用枪抵住了后脑勺:“你还记得我说过,只有我才能这样拿枪抵住你的后脑勺”Miss小姐轻轻的把枪放在普朗克后脑勺上。

然后Miss小姐回到了她那艘船上,她的船员不知发生了什么,跟着她走了。当Miss小姐走的那一刻,船长哭了,这个被人们称作海洋之灾的人,哭了:Miss,真的不是我不想让你不回来,只是我真的没能力让你回来。

而Miss小姐回到船上,摸着她那个海盗帽,那是她和普朗克第一次出征的战利品,一直戴在头上,从未摘下过。

离开并不代表不爱,只是时间将它们分散了,幸福是不会散的。

二、盖伦和卡特

“卡特,接下来的战斗,真的会很残酷”盖伦在战争中,偷偷对卡特说道,卡特冷眼瞧了下盖伦,并未对他的关乎表示任何态度,这是一场诺克萨斯进攻德玛西亚的战斗,盖伦作为德玛西亚的大将军,将会要带头冲入战斗,而卡特琳娜,作为诺克萨斯的”黑寡妇“,当然也要参入战斗,”小姐,将军让我保护你的安全“一个穿着连帽衣的刺客说道,卡特整了整自己的紧身衣,摸了摸她的飞刀,对着穿连帽衣的刺客说:“整阅军队,准备出征”“是的小姐。”穿着连帽衣的刺客说完从窗口跳了出去,卡特望了望天空“盖伦,你一定要好好的。”说罢穿上皮靴,准备入战场。

在城外看到德玛西亚的军队和诺克萨斯的军队在一起对峙,德玛西亚的皇子带领着队伍,而德莱厄斯在这也带领着队伍,双方一见面,并未多说,直接开干,德玛西亚的军队和诺克萨斯的军队混在了一起,而卡特也带领着队伍向前冲去,只见一个浑身穿满铠甲得人冲了出来,身上的威严气息,使众多诺克萨斯部队的士兵感到恐怖,没错,他就是盖伦,那个德玛西亚的大将军。

双方看了对方一眼,战斗已经开始了,德玛西亚的士兵冲向诺克萨斯的士兵,而盖伦和卡特也打斗在一起,旁人从外表看他们俩的打斗程度绝对是杀父之仇,而其实他们俩并未受多大伤害,相反只是为了演戏而已,在双方都看了对方一眼时,眼中都包含着关心,不到一会的时间,满地躺着尸体,有德玛西亚士兵的,也有诺克萨斯士兵的,可是德玛西亚士兵损伤惨重。

在即将抵不住进攻时,一把把弓箭从身后的高山冒出来,弗雷尔卓德的弓箭手,“我们弗雷尔卓德与德玛西亚是同盟,我们的盟友受伤,我们一定会赶来支援的,弓箭手,放箭!”弗雷尔卓德的艾希女王下令,而她的丈夫,蛮王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好像有危险时一定会冲上去为妻子挡刀,成千上百支弓箭射下来,射到地面上都变成了冰,而卡特和盖伦并未发现有弓箭射来。

突然,五支箭从卡特身后射来,盖伦看到了这些,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一下把卡特拉在身后,任凭着箭射到他身上,卡特显然被吓到了,不知所措,盖伦倒了下去,身上的铠甲也损坏了,卡特放下手中的飞刀,呆呆的看着盖伦,黑寡妇的气势完全没有了,看见盖伦被五箭射中,直接抱着盖伦:“喂,卡特,我还没死呢,被你这样我迟早得死。”盖伦有气无力的声音传入卡特耳边:“你死,也不能死在我的面前。”装成很凶的语气对盖伦说,转过头紧抱盖伦:“为什么要救我,我对你的关心冷眼对待,你还要救我。”说完还流出了眼泪,“喂,黑寡妇哭鼻子可不好哟,再说保住你多好,外面人也可以知道,我盖伦也是保护过女朋友的人。”

卡特并没有在说什么,只是一直抱着盖伦,直到战争结束。。。

相爱不会因为立场的不同而离开,一定会有一方为另一方付出,这才是相爱。

三、蛮王和艾希

一个站在他被毁灭的村庄勉强,眼神流露着无数愤怒的健壮男子,手提一把大刀,被毁灭的村庄叫蛮族,而这个男子就是蛮族之王泰达米尔,他眼神流露出难过和愤怒,愤怒使他受到无数的伤害也未能倒下,终于他赶走了侵略者,他也体力不支的倒下了,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满是冰霜的宫殿里,旁边有侍女,侍女说:“女王让你过去”说完便走了,蛮王听见两个侍女走后在哪窃窃私语:女王那么好,却要找一个被灭族的男人做老公,真不知是怎么想的。”

蛮王一切都听在心里,在那宫殿的尽头,有一个宝座,上面坐着一个人,她身上高贵的气息使人对她产生敬重,蛮王走上前去,看到了那宝座上的人,竟是做梦也想娶的人——艾希,艾希坐在宝座上,并未说什么,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疼也替他难受,其实艾希并不是不知道蛮王爱她,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她等着蛮王娶她,蛮王看着艾希,眼中流露出两行清泪,艾希从宝座上下来,突然抱向蛮王,蛮王在艾希耳边说:“我没有能力娶你,你是一个女王,而我只是一个被灭族的王。”

“我不需要你能力有多大,我只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保护我就好。”艾希道,突然艾希站起身,牵着蛮王的手对宫殿所有人说道:“以后泰达米尔就是我们弗雷尔卓德的一员,他就是我的丈夫!”艾希的声音不算响,但是没有人敢回答一个不字,蛮王看着眼前为他做了那么多的女人,擦了眼中的泪,用最大的声音在心里说:我泰达米尔一定会让艾希过上幸福的日子!

爱情并不需要多大的能力,只需要两个人在一起的幸福。

四、机器人和发条


一个浑身满是钢铁的人从祖安出来,他拿到了他的自由证,他被制造出来就惹人争议,可当最后在民众的支持下,这个浑身满是钢铁的人获得了自由,他的名字叫布里茨,由于是被制造出来的,他并未想过在祖安长居,而是准备前往一个叫皮尔特沃夫的科技城市,他进入了皮尔特沃夫,被科学的创造惊呆了,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科技化的城市,看到了街上骑着悬浮摩托车的两个女警察,一个端着枪随时准备对他脑袋上来一枪,另一个则带着两双大拳套想要随时将人轰上天似的。

机器人布里茨拿出他的自由证给两个警察看,她们并未有惊讶,看了看就放了他走,布里茨在大街上不停地走,因为没有人和他一样,他也没有朋友,也没有共同语言,他走在漫无目的的街上,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

时间过得很快,夜幕就要降临,机器人布里茨准备随便找个地方休整时,发现了同为机器人的女孩,他走到机器人女孩面前看了看和自己有什么不同,那个机器人女孩好像也发现了他:“你好,我想问下你叫什么名字。”布里茨对机器人女孩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叫做奥莉安娜。”“那么晚你怎么不回家,你应该有父母的吧”“父母。。。我一直记不起来,一级指令,忘却。”

就这样机器人布里茨和机器人女孩你一言我一语的搭话,他看女孩背后有个发条,就说,你不如就叫发条好了吧。奥莉安娜并未回答,显然应该是同意了布里茨为其创造的名字,“这样,咱们要不找个山坡上看星星吧”布里茨没等奥莉安娜回答就拉着她走了,到达了山坡,奥莉安娜和布里茨坐在了一起,他们俩面面相觑,并未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奥莉安娜说了句:“好像下雪了诶。”布里茨看了看天上,的确飘着雪花,“奥莉安娜,你知道人类是什么样的么。”“我父亲并未输入关于人类的信息”“诶,那好吧,不过我也是不了解人类的情感是什么样的。“布里茨看了看天上下的雪,把手臂偷偷地放在奥莉安娜的头上,发条感到头顶上并未有雪的感觉向上一看,发现布里茨的手臂在为他挡雪,会心一笑,将自己的魔偶放在布里茨头上,俩人并未说话,仿佛对方应该明白这是什么事情。

不管是什么种类的人或物,他们也都是有情感的,双方都想着彼此,这才叫爱情。

五、蕾欧娜和潘森

“蕾欧娜,你真的要去做那个什么曙光女神了么”一个拿着盾和长枪穿着拖鞋的男子对着眼前一位穿着金色铠甲的女孩说,那个女孩手拿着盾和剑,身上的气息透露出阳光。

“我不能违背旨意”看着眼前这个男子,这个男子陪了她几乎一辈子的时间,“那么好吧,我只能祝你过的比现在好咯,我告诉你,要是谁欺负你,我一定会带领我族的战士去干翻他。”眼前这个女子知道即使出动数以百倍的战士,也是干不光的,不过她显然被男子感动了“潘森,谢谢你,陪了我那么久。”说罢冲过去想抱住潘森,潘森并未接受,只是默默地说了句“走吧。”

蕾欧娜显然感到有些尴尬,盯着潘森的背影,看着潘森远去。潘森回到了他的部落,没和任何战士说一句话,也没有下达任何训练任务,所有战士想去问潘森发生了什么,但是都没有勇气去问,潘森在当晚去了村子里的酒吧喝了个通宵,第二天早上,战士们走进潘森的房间,去叫醒他,“今天是蕾欧娜小姐胜任曙光女神的日子,全村人都去送了,大人,你去吗?”“不去不去,人都要走了,去个屁啊,都给我滚!”潘森呵斥着他的战士,这是潘森第一次骂人,还是骂他忠心耿耿的战士,战士们刚想说什么,看到旁边一个女子走来,就都闭嘴了。

“唉,蕾欧娜,我知道我也想在你走时抱你一次,可是我不想给你留有思念,都说我铁石心肠,但是我也是人啊,我还记得第一次带着你舞剑,你拿着大木剑的样子很笨,但是我很喜欢这样子的时间,不想让你被欺负,只希望你能过得好。”说着还去摸了摸墙上那把大木剑,这是蕾欧娜送给潘森的,说着潘森还哭了起来,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趴在了桌上大哭了起来。

突然潘森感到背后有一股暖意袭来,一双手环绕在他的腰间“我可是都听见了哟,还说我笨,信不信我拿木剑敲你脑袋。”潘森觉得这声音无比耳熟,回过头一看,是蕾欧娜,“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我留了下来当陆地的曙光女神,天上好像有一个叫审判天使的东西掌控着,我还是想继续陪着村子里的人。”

潘森看着蕾欧娜,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可是下一秒他们俩就抱在了一起,潘森的威严气息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想孩童一样的气息,在蕾欧娜怀里,久久不能释怀。

或许爱情真的会将人分散,但拆不散的愛情,一定是其中一人愿意牺牲他/她自己的未来去换取他们俩的幸福。

六、泰隆和艾瑞莉娅


一个连衣帽的刺客在房屋顶上在游走,他每天这样干就只是为了一个人——刀锋意志,每天他都站在房顶上看着艾瑞莉娅远去的身影,“我说泰隆啊,你每天跳在房顶上你不累啊。”艾瑞莉娅回过头,看到连衣帽刺客站在房顶上,“我。。。我只是路过而已,习惯了爬房顶而已。”这个连衣帽男子有点结结巴巴的说道,“哦?你那么喜欢站房顶,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艾瑞莉娅用冷冷的语气说道。

艾瑞莉娅不喜欢这个男人,她只是想为了和平而过下去,不想再见到打打杀杀的日子,那个连衣帽男子一言未发的走了,显然这种情况已经接受了很多,他笑笑的走了,泰隆已经追了艾瑞莉娅一年零三个月零十三天了,显然他想今晚再继续看看艾瑞莉娅,想明天给她个惊喜,因为那就是一三一四的时间咯,泰隆想了想,就笑了笑,泰隆给艾瑞莉娅准备了一个礼物,显然也不算礼物吧,就是他身上的那身陪伴着他多年的刺客服,他愿意在明天,将身上所有的事情卸下,退出战斗,好好陪在艾瑞莉娅的身边,看个小小的咖啡店,平安过一辈子。

在泰隆幻想之时,突然发现眼前的艾瑞莉娅不见了,跑到艾欧尼亚议事厅,看到德玛西亚的领事官波比,在神情紧张地对艾瑞莉娅说着什么,艾瑞莉娅带着她的武器跑出了城外,显然没有发现泰隆跟在后面,看到她跑到了德玛西亚的军队中,发现了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军队正在战斗,泰隆不想背叛他的阵营,看到艾瑞莉娅参入了战斗,显然怕艾瑞莉娅受伤,在她的上面守护着,艾瑞莉娅对着敌人一刀一刀的不留情面,对面已经怒了,本不想和艾欧尼亚牵连,却发现自己的士兵损失那么多,便派出了塞恩的重甲部队。

塞恩冲到艾瑞莉娅面前,连续的攻击使艾瑞莉娅体力耗尽,在格挡了塞恩的重击之后,体力已经消失殆尽了,塞恩见时机成熟,准备一把大斧头从天而降,德玛西亚的军队再往前冲去,可惜时间不够,泰隆见艾瑞莉娅要受伤,一个飞刀扔过去,可是塞恩的护甲挡住了,“既然如此,那么,艾瑞莉娅,我们有机会来生再见吧”泰隆心里想着,冲到了塞恩前面。

艾瑞莉娅已经心灰了,德玛西亚的军队赶不到的,艾瑞莉娅放弃拿在手中的武器,那是她师傅留给他的,“让平衡继续远传吧”艾瑞莉娅说完这句话,等待斧头的劈下,过了三秒钟,她发现斧头劈下来了,可是并未劈到她,前面的泰隆替她挡住了。

塞恩惊讶的看着这个和他一个阵营的刺客,“塞恩,我知道我是诺克萨斯的,但是为了保护她,我必须得背叛一次了”泰隆喘了口气,吐出来点鲜血,艾瑞莉娅惊呆了,这个一直缠着她的刺客竟然会为她挡刀,艾瑞莉娅抱着泰隆,显然不顾危险,冲回艾欧尼亚,泰隆的嘴角流露着笑容,以往想陪着她,总是被冷淡掉,现如今却用这样的方式做到了,我也算是值得了吧,泰隆说着说着昏了过去。

在一个白天,泰隆醒来了,看着身旁的艾瑞莉娅趴在自己怀里睡觉,看着桌子上做好的粥,又看了看艾瑞莉娅白皙的脸上多了两个黑眼圈,想去拿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刚碰到,艾瑞莉娅就醒了,艾瑞莉娅等了这天等了十天,十天的不眠夜就是为了他醒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脸都红了起来。

再过了几天,在艾欧尼亚的咖啡馆,一个美丽的女孩正在咖啡馆里细心调制着咖啡,而一个帅气的男孩正在帮咖啡馆送咖啡,在咖啡馆中,上面挂着一把意志刀和一件刺客服。

如果有一种爱情叫做放手,更不如说,有一种爱情,叫做泰隆。

七、阿木木和安妮

“你看见我的小熊了吗”一个矮矮的小萝莉在一个森林里寻找她的小熊提伯斯,她的声音不断的在森林里回荡,等了一会没人回应她,她蹲在原地哭泣了起来”提伯斯呜呜,提伯斯,你会不会被坏人带走了,呜呜提伯斯你快点回来“,而在森林的另一边,一个浑身缠满绑带的小男孩找到了一个小熊,“这是谁的东西呢,应该是某个小姑娘丢掉的小熊吧,算了,我还是去努力找找是谁丢的吧。”这个缠满绷带的小男孩心里想着,想着想着没发现前面有棵树,将他头撞晕掉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前面迷迷糊糊有一个双头狼正在接近一个在原地哭泣的小女孩,他想都没想就一个绷带飞到狼的身上,将狼赶走,那个小萝莉显然没有发现危险,只看到小男孩身上带着她的提伯斯,“坏人!原来是你抢走我的提伯斯!”那个小萝莉一把推开小男孩,拿走了提伯斯,“提伯斯你还好吗,你没事吧,这个坏人有没有欺负你”安妮抱着小熊自言自语道。

“我。。。我真的没有拿走你的提伯斯,我只是在森林里路过时找到的,你相信我真的没有拿你的小熊。”那个小男孩一直在道歉,可是那个小萝莉根本不想理他,只是一脸怨恨的看着他,小男孩也自觉地退到后面,小萝莉一直再往前面走,而小男孩也偷偷跟在后面,到了天黑了,小萝莉看到眼前连个房子都没有,就抱着自己的小熊坐在地上了,小男孩在森林里晃了晃,找到了一个小木房子,里面充满了蘑菇当食物,小男孩走到小萝莉面前准备带她去房子,而小萝莉显然不想理眼前这个小男孩,也只坐在地上,小男孩也就在旁边做警戒。

到了半夜,小男孩眼皮有点打颤,看了看小萝莉,抱着她进了屋子,他拿出了一些蘑菇放在锅里慢慢的熬制着,他从旁边找了个木制的小碗,将蘑菇汤盛入小碗里放在桌子上,自己就躺在了地上睡觉了。到了凌晨,小男孩被一阵声音吵醒,看到一只狼人在房子外面,显然这只狼人已经很多天没有进食了,他看了看左右,好像发现了这个房子,阿木木紧张的看着门口,显然是不希望狼人发现,突然一阵巨响,门被闯破了,狼人看了看左右,发现了小萝莉和小男孩。

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羊癫疯t-indent:2em;">狼人厌恶的看了小男孩一眼,对着小萝莉露出贪婪的神色“我可好久没开荤了,小萝莉的肉应该不错,而这个丑陋的小男孩,我今天放你一名,滚吧!”说完对着小萝莉决定撕咬下去,小萝莉显然沉浸在梦乡里,小男孩不管怎样拳打脚踢对狼人都没有用,狼人踢了小男孩一脚,小男孩飞了出去,“虽然我们相识一面,你还对我不理不睬,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救你,因为我永远那么没用。。。”小男孩对小萝莉说了这一句,冲向了狼人,他将狼人包裹在绷带癫痫病能手术治愈吗中,与狼人同归了,“希望你能记得有一个木乃伊为你做了那么多”小男孩心想,于是森林的树木都震动了。

第二天白天,小萝莉醒来了,“真是个奇怪的梦啊,我梦见那个小男孩好像与一个狼人一起死了诶,好像是为了救我。。。”,说罢,她看了看周围,一切还是那么安静,蘑菇汤的温热还在,提伯斯也在小萝莉身边,只是缺少的是那个小木乃伊。

其实写了这篇,我心里也感觉和难受,阿木木本身就是个悲剧角色,但是他是个好的木乃伊,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我只是希望能给他个完美的结局,一切都象没遇见前那么平静。

八、男枪和娑娜

在一个酒馆里,有一个留着胡子,身上的衣服也很合身,如果从外表看,他或许是一名刺客,可是不是,他身旁的枪诉说着他的身世,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叫格雷福斯,是一个枪手,刚从监狱出来,他身旁的火枪也和他吐露出一种不可被侮辱的气势,“来,老板,付钱!”格雷福斯大大咧咧的拿出他身上的金币袋掏出几个金币,给了酒馆老板,酒馆老板早已习惯格雷福斯,拿了钱,便继续调酒去了。

格雷福斯拿着他的大火枪走在街上,傍晚的街上人并不是很多,所以便没有人在意格雷福斯手中的火枪,他在街上走着,发现了一个飘在半空中,手拿古琴的一位美貌的女子,格雷福斯以为自己酒喝多了,出现了幻觉,边没再回头看,“我早就听说前面那个女子手中的古琴很值钱,好像一户人家出千万准备买下来,哈哈,干完这一票,我们就不愁了”格雷福斯突然发觉耳边传出来的声音,他拿着火枪跟着声音走,看见几个强盗拿着刀围着那个飘在半空中的女子说着些什么, 格雷福斯想都没想,一颗烟雾弹扔过去了,那几个强盗顿时觉得眼前看不见了。

格雷福斯从旁边一跳拿着散弹说“三颗子弹,想活的都滚,不然一枪三个。”那几个强盗顿时有些后退,但是他们那的强盗头子不知对他的手下说了些什么,反而使他们斗志更加激昂了,“才刚刚有点意思”格雷福斯心想,于是趁烟雾弹没消掉,冲进敌阵,一枪射中了敌方三人,对面的强盗头子想跑,被格雷福斯一把抓住,拿着火枪顶着他的脑袋,准备开枪,一阵声音突然从他心里传来“能别下死手吗”格雷福斯看了看旁边的女子,她在用琴声弹着什么,格雷福斯便放下枪,带着女子走了。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格雷福斯问眼前这位女子,“我叫娑娜”又是一阵内心传来的声音,看看女子并未张开的嘴巴,“你原来不会说话啊,你会用心灵传声啊。”格雷福斯说完,发现一种感觉使他体力慢慢恢复了,看到旁边娑娜弹着琴,便知道是娑娜用琴声治疗的,“我救了你,那么我也得继续去做我的事去了,有机会再见吧”格雷福斯说完这句话,便朝城外走了,他的事情,就是要干掉当年送他进监狱的那个人,他浑然不知那个当年把他送进监狱的人,早已在房顶看清了一切,也看到了格雷福斯抛下娑娜走了。如果他的牌没预言错的话,娑娜是偷偷跟在格雷福斯后面的,他跟着娑娜走,果不其然发现了前面的格雷福斯。

娑娜无声的跟着格雷福斯,而拿着卡牌的男子也悄无声息的跟着他们,这时越走越奇怪,从一个树林里,走到了一个空地,“出来吧崔斯特,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格雷福斯转过身对着树林里最后一颗树说道,“呵呵,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也就不躲了。”崔斯特从树上跳下,娑娜看着眼前的一切,也停下了脚步,“你知道我等这一天很久了么,你也应该知道我手中的枪很准的吧”格雷福斯说着端起枪对着崔斯特,崔斯特走到了娑娜背后对这个格雷福斯说“我知道你枪法准,但是你要想想眼前这位女子,我的卡牌也不是假的。”说罢崔斯特拿出三张牌,“给你个机会,放下枪,带着她离开,要是不这样也可以那么就两条命全搭上。”

格雷福斯看着眼前的娑娜,他知道她放弃不了他,所以一直跟在背后,默默地跟随,娑娜很心疼格雷福斯那么艰难的选择,可是自己的命她愿意搭上吗?他都已经将我一条命救了回来,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再去为他而死呢,虽然她说不出话,但是她像崔斯特那边走了一步,很显然希望格雷福斯将她和他的仇人一起击毙,崔斯特也在赌,赌格雷福斯不会开枪,“崔斯特你赢了,好了,你给我滚吧,我不希望再看到你,但是仇我一定会报的。”崔斯特看到格雷福斯放下枪,一个闪现离开了格雷福斯的视野。

娑娜未曾能想到一个只见了她一面的男子会放弃这么大的仇人,格雷福斯走到娑娜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你选择了我,那我也应当选择你。”说罢便继续往森林尽头走去,而那个拿着琴的女子,也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就算嘴上说不出,两个人的心里定然十分明了:

如果没有你,生命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没有你,外面的世界纵然再美好,也不过黑白一片……

九、提莫和炮娘

在一个森林里,有一个矮矮的约德尔人,他身上一直挂着根吹管,他好像在森林里寻找着什么,“呼~总算找到蘑菇了,今天晚饭有找落了”这个小小的约德尔人高兴的抱着一个蘑菇说着,小小的约德尔人抱着蘑菇走进在森林里所居住的房子,“该熬个蘑菇汤喝咯,在森林的生活真是悠哉,每天不用在外面干着危险的侦查行动,真希望这种生活能一直过下去。”这个小小的约德尔人心里想着,准备抱着蘑菇汤喝起来。

“彭”的一声,从门外传出来,“提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里面,给我出来,执行任务!”一个声音传来,提莫想都不想就知道门外这个声音就是他们约德尔人的巡逻兵崔丝塔娜,“你再不出来,我就一炮轰了你的家!”说罢提莫听到了炮弹上膛的声音,“我错了好吗,我现在就出来,别轰家,让我先喝完这碗蘑菇汤!”提莫拿起旁边的蘑菇汤一口灌了下去,“还真得威胁你才行,不然你不出来是伐。”说罢崔丝塔娜拿着手中比她身子还长的火炮,对着提莫的脑袋,“这不是出来了嘛”提莫嘟着小嘴轻轻说道。

“这次叫你来,就是为了支援德玛西亚盟友,他们又遭到了诺克萨斯的进攻。”崔丝塔娜说着,全然不顾在身后的提莫是否听没听到,提莫就默默跟着崔丝塔娜身后,其实很久以前,提莫就喜欢这个拿着火炮的小女汉子了,每次只要她一发令提莫就会在三秒内到达,提莫一直没有说出来,他怕崔丝塔娜分心,因为崔丝塔娜除了战斗以外的事其他都不干涉,提莫也就只能在她背后默默无闻的关注她。

崔丝塔娜走在前面,也没有回头看提莫是否跟上,手中的火炮紧紧拿着,在观察是否有敌情,幸好提莫的家到班德尔城不算很远,过了一会就到了,提莫以为这场战斗也只是小小的骚扰而已,并未有多大风险,也就去跟他爷爷见了个面,回家拿着几个蘑菇就出门了,看到班德尔的射手军队,已经在城外就绪了,提莫想一场小的骚扰不必那么多军队出动,后来看着崔丝塔娜的神情,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跟着他们走,过了不知道多久,目的地到达了,“提莫!你去前面侦查下情况”一个声音传到提莫耳边,把在梦境中的提莫拉回现实,“好吧好吧”提莫不情愿的说着,拿起望远镜躲到了个草从后面,看见了前面一小部分诺克萨斯的军队在驻守,“呼~看起来人不多啊,我要回去汇报一下!”提莫想着,把望远镜摘下来,向着后方前进,突然,他从四面八方听见了风吹草丛的声音,他把放掉的望远镜又拿了起来,“什么,四面八方的军队,这是要把我们包围!?”提莫看到了诺克萨斯的军队从草丛里弹出头来,提莫拔腿就跑,生怕被发现了,也怕崔丝塔娜他们受伤。

不一会儿,他跑到了后方,“怎么样,观察到敌情了没。”崔丝塔娜对着气喘吁吁的提莫问道,“他。。他们。。全部从四面八方来了,他们是想包围我们。”提莫喘着气说道,“什么,这是真的!?那么现在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先掩护后方撤退,他们肯定正在包围,我们向着一个地方先突出去,将队伍带回去!”崔丝塔娜沉着的说道,谁都不知道,她比谁都紧张,然后崔丝塔娜调动后方射手团先撤退,自己待在前线,果不其然,敌方部队各个从四面八方进攻,眼看局势突围不出去,崔丝塔娜拿出火炮上膛,打起了第一炮!她的射手团或许知道只有拼一把才能赢,没有人在撤退,都守在他们的队长身边,提莫也在背后吐毒箭,可是即使有勇气,也挡不住敌人车轮战的攻势,眼看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里面有崔丝塔娜的士兵,也有诺克萨斯的军队,眼见身边只有十个人在坚守,崔丝塔娜打掉身前的一个,提莫放着毒蘑菇,使诺克萨斯的阵型混乱。

诺克萨斯好像发现了提莫和崔丝塔娜是指挥官,德莱厄斯拿起大斧头,看着崔丝塔娜,一句话未说,准备一斧头劈下,崔丝塔娜好像早已知道这结局,做好了准备,提莫看到诺克萨斯的军队逼近,而德莱厄斯的大斧头随时可能要崔丝塔娜的命,而自己却隐藏在旁边,一阵“德玛西亚”传出,原来是盖伦的无畏先锋!那么很有可能会赢!提莫想着,突然听见德莱厄斯说了句“哦?真不好玩啊,损伤了那么多人,那么,我也要带走一个,诺克萨斯断头台!”德莱厄斯一斧头刚准备劈下,提莫一个跳,跳到了崔丝塔娜面前。

“崔丝塔娜,我一生中唯一做了一件没听从你命令的任务,即使是死亡,我也接受,崔丝塔娜,我一直喜欢你,为了你去死,我也值得了”提莫说罢,往旁边一趟,崔丝塔娜根本没想到,一个只会隐身躲避的小提莫,会救自己,而在一旁的德莱厄斯也被惊讶到了,自己只想给崔丝塔娜一点教训,怎么跑出来个提莫,不管了,先带军队撤,德莱厄斯没有拖延带着军队撤退了,德玛西亚的部队赶到了,看到眼前受伤的提莫,看到深深的自责,崔丝塔娜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中流着泪。

一个只听自己命令的斥候,会为了自己去死,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只是一个军队的指挥官,我的错应该由我承担,而不是他!“别哭了,你哭的样子很难看咧”提莫睁开眼,看到眼前流着泪的崔丝塔娜,伸出小手去给崔丝塔娜擦了擦眼泪,崔丝塔娜不敢相信提莫还活着,对着他横竖看了三遍,看完眼泪奔涌而出,提莫知道她心里难受,也就没说什么,静静的看着崔丝塔娜流泪,直到所有人撤离。

以后的班德尔城里,一个小小的带着望远镜的约德尔人在瞭望塔里观察敌情,而在地下的那个女孩,拿着小炮一直守候着那个男孩,可能这个动作是每天都会有,也有可能是永远。


可能有人会说剧情很相哈尔滨医治癫痫病哪个医院专业?似,但我只想说一句话,这几个人感情都不一样,我都是用不同情感去写的,每个人的爱都不一样,哪怕是不同的英雄。另外也请不要在意是否是官方CP是否和背景故事相符。

掌游宝用户“流年童话影子”投稿!

LOL掌游宝投稿联系QQ 2054379940(好友验证请写“LOL投稿”),我们期待更多的掌游宝撸友来向所有人分享你的游戏心情、攻略心得、或是杂谈调侃!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