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华阳三中 >> 正文

《绿野中秋征文——又是月圆时》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中秋佳节,原本是合家团圆喜庆的日子,可张莲香一家人,面对满桌子的饭菜,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清晨,张莲香早早在村里打了一辆中巴车去火车站接女儿。车子一路颠簸,四十五岁的张莲香,一路埋着头默默无语,泪花不经意的从脸颊滑落。她想三个女儿,但自认愧对了女儿们。她迷失了自己,因为她和女儿们一样成了生育的机器。她恨自己,也只能恨自己,因为她恨不起别人来。

在站前,她像根木头钉在那里,从眼花缭乱的人群中找寻女儿的影子。终于三个女儿齐刷刷地出现在眼前,还有三个陌生的年轻男人和五个孩子。张莲香忍不住大哭起来,跪在了女儿们的面前。女儿们面对母亲的忏悔,无动于衷,都各顾各的抹眼泪。扶起张莲香的是二位年轻人,都戴着眼镜,"大妈,您就是张莲香吧,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一听到记者俩字,张莲香扭头就要跑。大女儿赵春红紧忙跑过去拽住张莲香,"妈,别躲了,咱家的事记者都知道了,他在里面还好吗?"张莲香点了点头,张开双臂抱住了女儿。站前,一家人哭作一团,招来了许多围观的人群。

张莲香是个苦命的女人,18岁就嫁给了一位比他大十岁的男人。刚结婚时,夫妻关系很好,白天下地干活,晚上钻进一个被窝里缠绵。男人很体贴,公公婆婆对她也很好。她也安心地与丈夫过日子,第二年,就有了个女宝宝,丈夫高兴得象个孩子。公公、婆婆却不怎么高兴,声称要是个带把的就好了。小两口明白老人的心愿,夜夜苦战。张莲香的肚子又大了,婆婆找人算命,说是个男娃,把老两口乐得一天到晚嘴都合不上。

张莲香要生产了,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去了医院,护士把孩子从产房抱出来,婆婆赶紧迎上去,"大夫,我大孙子多重啊,这又白又胖的真可爱!"护士笑着摇了摇头,"大姨,您搞错了吧,这是您大孙女,七斤四两,挺沉的,看,小家伙多可爱!"婆婆满脸的不高兴,"大夫,搞错了吧,算命的都说是小子,哪会是个丫头?"护士笑了笑说:"算命的您也信?"护士把孩子的红肚兜一抑,"大姨,您自己看!"婆婆把头往前一伸,接着又往后一仰,不省人事。一家人慌了手脚,婆婆被送进了急救室。张莲香抱着孩子出院了,婆婆因为心梗再没有醒过来。公公说她是扫把星,见面就骂她,丈夫对她也冷淡了。

九十年代,村里开始盛行打麻将,张莲香的丈夫也学会了,活也不爱干了,整天乐在其中。张莲香一边带着两个女儿,一边还要下地干活,回家还挨公公骂!

打麻将都有赌注的,刚开始丈夫玩小的,和一帮老娘们打混混。回家见到掉脸子的张莲香就生气,然后就去找哥们去喝酒,半夜回到家里对张莲香又打又骂。夫妻感情降到了冰点,再没有被窝里的缠绵了。寂寞的丈夫开始去睡别人老婆,条件是帮人家干农活,起厕所。还有男人在外打工的留守妇女,主动邀请他去暖被窝,这下他更神了,把别人羡慕得直咂巴舌头。丈夫的风流事传到张莲香的耳朵里,她又恨又气,几次带着两个女儿想出走,都被丈夫抓了回来,并一顿拳打脚踢。丈夫的赌资越来越大了,家里卖粮食的钱都被输光了,接着,家里经常来搬家的,彩电、冰箱、洗衣机,最后没什么可拿的,手电筒也成了顶债的物件。张莲香的家垮了,公公因为生气,追随婆婆去了。家里光秃秃的,耗子来家转三圈,都得含着眼泪出去!

丈夫在外被人打了,因为和别人老婆鬼混,被人家当家的发现了。一时间,丈夫在村里,在镇里臭名远扬,再没女人敢挨他边了。打麻将也因为借不到钱也不玩了。这时他才想起了下地干活,对付口吃的。

张莲香不再相信爱情了,经常看着两个女儿哭。一天丈夫从田里回来,吃过饭后就要求和张莲香上床。张莲香生气的说:"你不是有能耐吗,找别人睡去呀,找我干嘛?"丈夫被气急眼了,甩手就是一巴掌"放你娘的狗臭屁,你是我的女人,我爱怎么睡就怎么睡!"两个人开始扭打在一起,最后张莲香实在没劲儿了,任由丈夫强暴了自己。

早晨,阳光明媚,窗外的树也放绿了,桃花在院子里开得很美。春天的风又来慰问这个世界,河水里的冰都感动得融化了。张莲香看首赤身裸体睡在身边的丈夫,心怎么也明亮不起来。她仿佛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爱情正在枯萎,心也正在结冰。

一天傍晚,张莲香突然对丈夫来了热乎劲儿,给炒了两个菜,买了一瓶酒。丈夫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乐得不行。酒足饭饱之后,抱起张莲香钻进被窝,美美的睡了起来。半夜,张莲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天没亮就带着两个女儿溜出了家。

城里各行各业的都很兴旺,可就是没有张莲香可以干的工作,原因是她带着两个孩子,多出了两张嘴。两天的东奔西走,她的骨架都快散了。正在走投无路之时,她遇见了一个村里人。村里人见她可怜,答应不把张莲香出走的事说出去,还为她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_____到工地食堂做饭。这下好了,即可以照顾孩子,吃喝不愁,还能挣到钱。

工地上有个叫赵英俊的,名字叫英俊,人长得却一般,因家庭条件不好,对象总黄,所以人送外号叫"老黄。"张莲香开始总以为他姓黄,也跟着叫老黄。"老黄"心眼儿好使,对张莲香的两个女儿非常好,总给买吃的,工地歇班时,还带两个孩子去城里公园玩儿。两个孩子也跟他亲,张莲香对这个年轻人也心生了好感,有好吃的总会给他多打点。有一天晚上,"老黄"找到张莲香,说自己喜欢孩子,自己又没对象,想做孩子干爹。张莲香一口就答应了,"老黄"乐得一蹦多高,马上跑到工地商店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回来。那一晚,两个人聊了许多,张莲香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倒肠子的人。两个孩子一口一个干爹的叫着,"老黄"听着心里得劲儿,笑容整天挂在脸上。工友们打趣地说:"叫干爹多没劲呀,啥时候转正啊,说不定早把孩子妈给办了吧!" 张莲香一听,脸红到了脖子根,回敬道:"你们这些狗东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句玩笑话,真的让两个人动了情。以前谁都没往这上想,这句话仿佛给两个人开了绿灯,可以通行了。

一天晚上,赵英俊在工友们的鼓动下,钻进了张莲香的房间。两个人对视着沉默了一会,然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犹如火山的爆发。赵英俊疯狂地亲吻着张莲香,从脸颊亲到脖子,又把她按在床上,吻遍了她的全身。张莲香面对突如其来的幸福崩溃了,如小兔一样的温驯。稣稣痒痒的感觉,涌遍了全身,比婚姻生活中任何一次性生活都要有快感。这一夜,成了他们最精致的时光宝典。赵英俊经过几次激情的喷发,身体重重地压在了张莲香的身上。

两个人公开的住在了一起。张莲香封了工友们的口,让大家不许再管赵英俊叫老黄。工友们打趣说:"不叫老黄,那叫孩儿他爹呗,哈哈……"张莲香卖弄地喊:"孩儿他爹,去打瓶酱油去!"赵兴俊痛快地答应一声,跑步去了商店。工友们乐得更疯了,"孩他爹真听话,嫂子,我们也要当孩他爹,咋样?哈哈……"张莲香气得拎着大铁勺子追着工友们跑……赵英俊的干爹称号转正了,两个孩子一声声爹,叫得她心里热乎。

转眼到了冬天,工地停工了,给工人们结算了工资。张莲香的肚子大了,她心里明白,孩子不是赵英俊的,是她丈夫的种。两个人在城里租了三间砖瓦房居住了下来。

张莲香看着一天天变大的肚子,不住叹气,自己觉得很对不住赵英俊。赵英俊好象看出了她的心思,把她揽在怀里,对她说:"亲爱的,我爱你,包括你的全部,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放心,超生的钱我来交,我希望看见你笑起来,你开心我就开心,女儿们也开心。"张莲香听完,搂住赵英俊的脖子哭个没完。

张莲香不再叹气了,开心得象朵花,邻居们见了,都夸她有福气。赵英俊在城里找了份工作,每天回来很晚。张莲香几次为赵英俊做饭,赵英俊都非常生气。他说:"以后饭由我来做,你大着肚子不方便,以后为我做饭的日子长了,听话,乖!"张莲香无奈的点了点头,冲他笑了笑。晚上,赵英俊把耳朵贴到张莲香的肚皮上,高兴得象个孩子。他还会一些绝招,耳朵会动,一只眉毛会向上挑,大姆指会游移,把张莲香逗得前仰后合的。他就是颗开心果,让张莲香的日子里盛满了幸福。张莲香看赵英俊把自己的孩子们都视如己出,非常高兴,但心里却是酸酸的。

张莲香的预产期到了,赵英俊早早把她送去了医院,在单位请了长假,专职陪护。吃的,喝的,小孩子用的,他都想得周到,办得齐全。每天还为她做按摩,大夫、护士看在眼里,都赞叹不已。

产期终于到了,护士领张莲香去做彩超,大夫说是脐带缠脖,得进行剖腹产。产房外,赵英俊和几个邻居焦急的等待。随着一声啼哭,孩子被护士抱了出来。又是个女婴,赵英俊看着孩子眉飞色舞的,邻居大婶接过孩子,抱回了病房。又过了一会儿,大夫出来说:"你爱人产后大出血,急需输血,咱们医院没有血站,你得打车赶紧去取血,不然你爱人有生命危险。"赵英俊好似当头挨了一闷棍,刚才还沸腾的热情一下子冷却下来,变成了恐惧。他嘴角有点抽搐,大脑一片空白,邻居大哥硬把他拽出了医院。他们迅速赶往血站,张莲香的血型血站里没有。血站的同志说这得向社会求助了。赵英俊都急哭了,妻子在医院等着抢救,没有血浆,可怎么办呀!张莲香的命仿佛此时就攥在自己手里。他和邻居跑回了单位,一进门他就给领导跪下了,领导很同情他,号召单位的人全体出动,到医院去配血型。他又跑回了家,找邻居一家一家的磕头,额头都出血了,凡是认识的,他一个没落。许多素不相识的人,看见赵英俊的样子非常感动,主动去医院配血型。一时间,医院走廊里挤满了人,院长招回所有的护士配对血型。每个人脸上都很严肃,深深地为一条生命担忧。

张莲香在急救室里终于醒过来,两个女儿伏在妈妈枕边流泪,赵英俊也哭了,哭得稀哩哗啦。献血的群众哭了,大夫、护士哭了,天空、大地一起哭泣。

从鬼门关走过一遭之后,张莲香更加深爱自己的情人了。人前人后,别人对赵英俊的赞扬声,让她记住了这个男人,渗入到骨髓里。至于自己的丈夫,她能记住的只有仇恨,影子也渐渐吹散在风里。

转过年春天,赵英俊又去了工地,他让张莲香在家带孩子。他说养家是男人的事,照顾不好婆、孩子,算什么男人!工友们很想念"孩儿他娘",张莲香就时常领着孩子去宿舍探望,和工友们打趣一番。

半年时光过去了,转眼又到了夏末秋交,天依然很热。中午,赵英俊光着膀子和工友们有说有笑地从工地往食堂走,一伙人拦住了去路。领头的男人问道:"张莲香呢,这个臭婊子在不在这儿?"赵英俊一听火就往上撞,挺起胸脯走出来:"你他妈骂谁臭婊子呢,你是谁呀,打听人不会好好说话呀!"男人一听也火了,"我找我老婆管你屁事,少他妈挡道,你他妈又是谁呀?"赵英俊眼珠转了转,语气平和了一些,"哦,这么说不就明白了吗,老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张莲香现在归我了,识相的话,你们赶紧离婚,别在这儿呟五喝六的,你要对她好点儿,她能带着孩子往出跑吗?"张莲香的丈夫一听,差点气炸肺,从腰里掏出一把匕首,在赵英俊眼前晃了晃,"小子,跟我玩路子是不,抢别人老婆你还有礼了,信不信我一刀扎死你,嗯!"赵英俊笑了一下说:"老子也不是吓大的,告诉你老小子,张莲香我睡了,而且要睡一辈子,你他妈等着出离婚手续吧!来吧!"指了指胸口,"有种你往这儿扎,我他妈要是眨一眨眼睛,我他妈就是你养的!"张莲香的丈夫被激怒了,上前就捅了三刀,赵英俊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跟张莲香丈夫一起来的村民,一见到出人命了,全都撒鸭子了。愤怒的工友们上去就把张莲香的丈夫摁倒在地。

医院的抢救室门口,挤满了人。赵英俊的工友,冬天上班的单位里的人,邻居们都来了。几个小时过去了,赵英俊从抢救室被推了出来,大夫说病人已暂时脱离了生病危险,还会昏迷一段时间,大家先请回吧。

夜晚,张莲香抱着小女儿守护在赵英俊身边。她在读这个男人,这个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的男人。他此时在她心中是那么的伟大,有那么多人在关注着他。黑夜过去了,白天又过去了,张莲香的眼泪从来就没停止过。病房里堆满了水果和食品,这些都是他用善良和真诚换回来的奖励。

治疗癫痫重点的医院哪更好
太原癫痫重点医院
腹痛型癫痫病哪里能看好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