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公使衔参赞 >> 正文

【酒家】安全网(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咔嚓”,“咔嚓、嚓”,不锈钢安全网,毫无征兆地,像鹰一样展开大翅膀,从七楼一家阳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而下。又与四楼的安全网和遮阳棚相撞,“咔嚓”,四楼的安全网猛地颤抖了一下,塑钢遮阳棚垮塌了大半边。往下掉的安全网像刚学跳板的运动员,借助着跳板反弹的力量,蹩脚地往前上方稍稍抛出了一点点,划了个并不完美的弧线后,仍以鹰的姿势,直冲水泥地面。

“砰”、“啪”、“哗啦”,零碎的声响分不清前后。

“天哪!楼上的安全网砸下来啦,快躲开!”居民楼后的院子里,乘凉的人有人惊叫着,箭一样朝远离大楼的方向射去。

“妈呀,安全网里还有个人。快,快,快打‘110’、‘120’!”又有人惊呼。

须臾,“110”、“120”的车尖着嗓子来了,戴大盖帽的卫士,着白大褂的天使,从车里奔出来,来来去去,现场一片混乱。

随安全网一起掉下来的人,就是安全网的主人,一栋老式居民楼一单元七楼的住户,徐琴,刚过三十,跟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芬芳迷人的女子。

此刻,这个水蜜桃摔得稀烂,七孔流血,脑袋跟球拍拍了似的,瘪进去一大块。散了一地碎瓷片、黑泥巴、花儿朵儿的水泥地上,一摊鲜红的血,伴着乳冻样的黏稠液体,分外刺眼。

大盖帽们摇了摇头,天使们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淌着血的嘴角上扬,分明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2、

徐琴,是在这栋楼里出生的原住民,直到十八岁上大学,才一步步地离开楼里的家。上班后,单位在这座城市的郊区,她嫌挤公车麻烦,又爱睡懒觉,况且正青春逼人,好跟一帮姐妹疯玩,便在单位附近租了个一居室,只在周末偶尔回来一趟。

五年前结婚时,考虑到房价和升值空间,在郊区靠近茶叶城的地方,新开发的高层楼盘里,购买了一百多平米的三居室作新房。电梯呼呼地上,呼呼地下,风光得很。风光的背后,她父母投进了二十万,他们自己又贷了二十万,手头的积蓄也跟高明的小偷光顾了似的,被淘得一干二净。

她搬回这栋楼,重新住进爸妈的房子里,是两年前的事情。

彼时,儿子贝贝刚满周岁不久。一天,徐琴跟老公贾义通电话:“老公,我想把爸妈留给我的那套旧房子再简单装修一下,搬过去住,现在住的房子出租,租金正好拿来还房贷。”

贾义在那头一愣,说,你怎么尽爱折腾?现在手头紧得很,哪来钱装修?要你把那老房子卖了还房贷,你偏不肯!

我爸妈说没就没了,那房子是他们留给我的念想,装了我好多儿时的回忆,还有爸妈的气息,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卖!她说着,眼眶就红了。

好好好,不卖就不卖!贾义有些不耐烦,说,那你怎么又想着要装修哦?不怕抹去你爸妈的气息?

那房子都好些年没装修了,电线啥的都得换,不装修怎么住人?她哽咽着说,只要还是那房子,怎么装修,爸妈的气息都不会跑,在我心里护着呢!

想了想,她接着说,老公,再过两年贝贝就要上幼儿园了,然后是小学、中学。爸妈的房子在城市中心区,附近好的幼儿园和学校都多,搬过去住,把户口也迁过去,到时省事多了!

切,贝贝才好小哦,你就想这些啦,真是操心的命!贾义没好气地说,哎,老婆,那房子就两居室,到时我爸妈过来看孙子,咋住啊?

她就知道老公最后会拿出这招来,果然。她早有准备,胸有成竹地说,附近多的是家庭旅馆,方便得很。就是在家里住,我们弄上架子床,也是可行的。再说啦,我这也是为了他们孙子的未来着想,他们肯定能理解。

话说到这份儿上,贾义也不好再说什么,直接嚷着,行行行,你总是有道理!反正家里活动资金就三万块,你看着办吧。又嘟哝了一句,我看你还是舍不得,动你爸妈留下的那笔赔偿金。

老公的话,大声的,小声的,徐琴都听到了,可她选择性地摒弃了那小声的。只要老公同意装修,同意搬家,就行!

3、

其实,贝贝离上幼儿园还有好几年,离上小学、中学,就更远了,徐琴这时提出装修房子、搬家、迁户口,未免为时过早。

可她有说不得的苦衷,她必须尽早地备好措施,未雨绸缪。

贝贝的周岁,她本没有隆重过的打算,自己爸妈不在了,又没有个兄弟姐妹,这座城市里更没有亲戚,同事也在辞职后变得淡然了,就是过,终归是索然无味的。婆婆可不这么想,简直不能认同她的观点,在电话里火药味儿十足地吼道,啥?我宝贝儿孙子过周岁,你这个当妈的竟然没准备过?

她耐心解释道,妈,不是不过,是不打算大动干戈,不想那么麻烦……

婆婆在那头直接截断了她的话,就像举着一把锋利的菜刀,不容置疑地斩了下去,你嫌麻烦,我们老贾家不嫌麻烦,你把我们的宝贝儿孙子给带回来,我们给他过,整两天两夜的宴席,把那个乐队也请来,好好地热闹一下!这可是我们老贾家顶顶重要的一件大事,哪能随随便便?

她跟老公说,贾义嘿嘿一笑,小孩子过周岁,在我们老家,可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几件事之一,何况贝贝是爸妈的心肝儿?你就依了他们吧。贾义在部队,又在千里之外,当年的探亲假只剩下二十天,还得宝贝似的留着春节回来,所以,她只能一个人带着儿子,奶粉、纸尿裤、换洗的衣服,大包小包,不辞辛劳地去一百多里外的农村,给儿子过顶顶重要的周岁生日。

一见面,她还没来得及放下包,背上的贝贝就被婆婆抢了去。婆婆一边在贝贝粉嘟嘟的小脸上啃,一边冲她说,你看你这个当妈的,怎么在带孩子,养得跟只小猫似的。又笑眯眯地对怀里的贝贝说,哎唷,我的娇娇,婆婆抱啊,婆婆抱,嗯啊,我的小心肝儿!

她望着儿子脸上泛着光的一圈圈口水,皮球样的小身子,想着洗澡时露出的藕似的胳膊和腿儿,啥也说不出来,委屈就跟近视眼的手上扎了刺,觉着痛,也知道大概在哪儿,可看不清,没法挑,只能忍受。

闹腾了两天,贝贝的生日宴终于画上了句号。她正琢磨着怎么开口跟公婆说带贝贝回家,突然听到婆婆在厨屋里一边逗贝贝,嗨,贝贝,我的娇娇,叫婆婆,一边跟她村子里的姐妹说着闲话,再过个两年,咱娇娇就该上幼儿园啦,宝丫头也该上小学啦,到时我就带着宝丫头去城里,照顾两个小祖宗去!

啧啧,他香婶真是好福气啊!自己有儿有女,现在又有孙子孙女儿,将来还到城里去住。我要是有这样的福气,做梦都得笑醒啰!一旁的村妇不无羡慕地拍着婆婆的马屁。

犹如当头一棒,她直接傻了,脑子都不是自己的,无法理出个所以然;手脚也不是自己的,雕塑般竖在厨房外的窗户旁。院子东墙根,一只黑猫闭着眼睛,掩着耳朵,在惨淡的阳光下打盹儿,表示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南墙、东墙的拐角处,撑着一架葡萄,拇指粗的老藤上,稀疏地吊着几片历经风霜的叶子,一片叶子上还悬着一只无聊的蜘蛛。

虽说节令上已是初春,冬的寒冷却还在,甚至更甚。

4、

宝丫头,是贾义姐姐的女儿,比贝贝大三岁多。那丫头,鬼灵精怪不说,比男孩子还野,是没套上笼头的犟山羊羔子,一不留神就会窜到青苗地里偷食,还宁可拧断脖子,也难得扯走。

贾义就一个姐姐。他们贾家在村子里人单势薄,婆婆又心疼自己的闺女,趁着儿子当兵不会回老家,把闺女给招了上门女婿,留在了家里。宝丫头是姐姐唯一的孩子,生的时候难产,差点要了姐姐的命,所以这孩子在婆婆心里尽管不能继承香火,还是跟含在嘴里的糖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化没了。一家人护着,哪怕还只是小小的年纪,宝丫头已经很会察言观色,在村子里是无法无天的主儿。她知道就是把天给捅个窟窿,身后也有一大群人跟着,不用她操心,就会忙不迭地替她擦屁股,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样的孩子,要跟贝贝和她在一起生活,她怎么都过不了自己那关。她一个当舅妈和儿媳的,老公又长年不在家,无论是宝丫头,还是婆婆,那都将是粪坑关刀——文也不能,武也不能。一有什么矛盾,就像快速跑下坡的车没有遇到缓冲带,肯定是鼻孔里灌米汤——够戗。

她说服不了自己的,不单单是因为宝丫头皮得很,还有一些窝心里的事儿,稍一触碰,心就跟拧拖把似的,紧得难受。

二十八岁那年,她怀上了孩子。怀孕两个月时,正赶上她爸妈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她怂恿着爸妈去海南旅游,爸,妈,三十年呢,可是珍珠婚啰!应该好好纪念一下,你们去海南玩玩吧。妈,到时一定要爸给你买颗黑珍珠!你还可以尝尝洋荤,坐坐飞机。

妈当时就乐了,脸笑得跟朵大丽菊似的,还黑珍珠呢,那不拆了你爸这把老骨头?再说,你现在正是非常时期,我们哪放心去?

听妈这样说,她难受极了,爸妈都是近六十的人了,当初她死活要嫁给兵哥哥贾义,为了给他们置新房,爸妈拿出了从牙缝里抠出来的二十万。要不然,他们现在也过得好些,别说一颗黑珍珠,就是一串,爸也舍得给妈买的。可是……

最后,她先斩后奏,给爸妈报了“夕阳红”旅行团海南双飞七日游,交了费就不能退,由不得爸妈不同意。爸妈在一步三回头中,进了检票口。

等再回来时,却是两个骨灰盒——爸妈乘坐的飞机碰上了台风——贾义去捧回来的。

要不是肚子里还有一个无辜的生命,她就跟爸妈一起去了。天天以泪洗面,下身出过两次血,只能躺在床上保胎。贾义的假期一年就那么些天,军令如山,不得不归队。走之前,他不放心,把他妈接来照顾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婆婆来了两月,就回去了。是她找了个借口,曲线救国似的让婆婆回去的。她之所以找借口让婆婆回家,也是有缘由的。她害口,闻不得八角茴香的味儿,一闻就吐个不止,所以,她跟负责做饭的婆婆特别作了交待。婆婆嘴里应着,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可菜一端到桌上来,她就闻到了鸡汤里浓郁的茴香味儿,胃里一翻,跟着排山倒海般,呕——呕——眼泪都给呕出来了。婆婆重重地把碗摔在了桌上。

而真正让她伤心的,是后来的一件事,也是这件事促使她下决心想办法让婆婆走。一天到晚地躺着,最危险的时期已经度过了,她还是很想自然地瓜熟蒂落,便按着《孕妈咪实用指南》上面教的,每天试着做一些适当的运动。

一天早上,她到卫生间拿毛巾,婆婆慌忙跑过来拦着她,不让她去,要她回屋躺着。她有些急,就说,没事儿,不动动到时自己生不下来。

婆婆虎了脸,大声说,你以为我是心疼你呀,我是心疼咱老贾家的孙子!

冷冰冰的话,仿佛一团大雪球扑过来,砸在毫无防备的她脸上,她顿时石化了,悲凉从心底腾起,窜遍全身。

两个月后,贾义的爷爷摔折了腿,借着这个机会,她把婆婆当神一样,恭送出了门。婆婆临走前,她还特意塞给婆婆几张红票子,说是给爷爷看病用,又叫婆婆安心照顾爷爷,就不用再来照顾她了,还是孝道最重要。

她知道婆婆最在意村里人的口舌,孝道二字,就把婆婆成功给圈在了乡下。

5、

既然老公已经同意装修老房子,徐琴就没有再犹豫,迅速设计了个草图,找了包工队,乒乒乓乓地干了起来。

老房子只有不到五十平米。在怎样最大限度利用空间的问题上,她颇费了番心思。她爱养花,大房子那边养了十几盆。搬家时,肯定是要随着带来的,可巴掌大的地方,放在哪儿呢?

琢磨来琢磨去,她把目光放到了阳台上,确切地说,是想装安全网,既可以防盗,又可以帮助挡雨,方便晾晒衣物,还可把花盆放上面,节省空间。这是装修预算外的,她还得征求家里“银行”的意见,老公,你看,老房子好小,是吧?我们在阳台上装个安全网,可以放些东西,怎么样?

贾义似乎刚睡醒,嗡着声音说,啥?装安全网?

是啊,装了安全网,可以防小偷,多好啊!她决定绕过花盆,单从安全的角度来说。

防小偷?花几千块防小偷?就咱们家,有什么好偷的嘛!贾义突然呵呵笑了,哎,不对,咱家有两个活宝可偷,可问题是,也不能翻阳台进去偷吧?

她没想到老公又跟谈恋爱时一样,耍起了贫嘴,一时乐了,小活宝还有人要,大活宝都人老色衰了,除了你,没人要!

哈哈哈哈,好,行吧,装一个,安全。贾义心情大好,爽快地答应了。

七月份,贾义部队人事变动,春节他要参加干部值班,休假提前了。等他八月回来的时候,徐琴已经跟辛劳的工蜂似的,把老房子装修完毕,又搬好了家,收拾妥当住了几个月了。老房子虽小,可经徐琴精心一打扮,还是跟新娘子一样耐看。贾义在不到五十平米的空间里,来回转悠,笑得合不拢嘴。

等到了阳台,查看了安全网,贾义突然不高兴了,两人发生了不愉快,乃至争吵。贾义指着安全网上的十几盆花,说,你放这么多花盆在上面,就不怕承受不起掉下去?

徐琴一伸舌头,不会啦,人家安装的师傅,一个大男人,至少一百四五十斤呢,站上面都没事!这些花盆加起来,了不起一百斤。

面色青紫就是癫痫症状吗
生孩子后有癫痫症状怎么办
癫痫病的治疗有哪些办法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