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电锯惊魂剧照 >> 正文

【流年】孤女泪(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那里青山绿水,树木葱郁,绿草茵茵,是个很美丽的地方,而且,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秀水村。我曾深深地爱着它——爱它的美丽,爱它的宁静,爱它的淳朴。可是,它却留给了我无尽的伤痛,也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在我出生时,我娘就难产去世了。所以,自小,我就是跟着奶奶长大的。我爹嫌弃我是丫头,又加上我娘因为生我而死,所以,我爹从来都不喜欢我,他没有抱过我、亲过我,甚至,连个笑容都吝啬给我。虽然爹不喜欢我,可因为有奶奶的疼爱,我并没有觉得怎么样。我家很穷,生活很清苦,但我却一直都开心地生活着。我一直认为:无论生活多么艰辛,不管生活多么痛苦,都要让自己坚强而开心地活着。

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这样清贫而恬淡地生活下去,可这样的生活却在我八岁那年被打破了。奶奶年岁大了,而我还只是个孩子,所以,家里的重担就都落在了爹的身上。爹平时侍弄我家山上那几亩田地,农闲时就去山上扛木头以挣些钱来贴补家用。

一天,我正在家门前玩耍,忽然听到踢踢踏踏的声音,好像有好多人朝这里奔跑过来。我感觉好奇,就忍不住抬起头张望,只见村长身后背着个人,旁边还有两个人帮忙扶着,在后面还跟着一群人都急匆匆地朝我家的方向跑来。我正想张口问出了啥事,就听到村长喊道:“妮子,快去开门!你爹扛木头时被树砸了,砸得还不轻……”一听到我爹出事了,我不由吃了一惊,就起身赶紧去开门,好让村长把我爹背进去。

这时,奶奶听到动静早先一步打开门,从院里走了出来,边走还边问:“咋了?这是咋了……”奶奶的话还没问完,看到我爹受伤了,不由得有些吓懵了,半天没有动静。还是旁人等不及,赶紧帮着村长把我爹抬到了屋里。

看到村长等人进了屋子,我赶紧推推奶奶,奶奶这才回过神来,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屋里。进到屋里,我看见爹的脸上满是鲜血,身上也沾了好多血。看到爹这个样子,我有些害怕,不敢上前去。可奶奶却是一声尖叫:“二娃啊,你这是咋了?快醒醒,你可别吓唬娘啊!”可是,任奶奶怎样呼喊,爹躺在床上就是一动不动。后来,还是村长劝住了奶奶,并告诉奶奶爹是因为在山上扛木头时没注意,被一棵大树给砸了。那棵大树有些年头了,很是粗壮,而且正好砸中我爹的头部,我爹当时就晕了过去。听到这些,奶奶哭得更伤心了,见到奶奶哭,又看到躺在床上不醒人事的爹,我也伤心地哭了起来。

就在我和奶奶哭得伤心的时候,医生总算到了,我们都满含祈盼地望着医生,希望他能宣布爹没事。可是,医生在仔细地看了看爹的伤口后,只是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些什么。奶奶连忙询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没事吧?”医生没有回答,而是拿出消毒水和纱布为爹处理了伤口。等处理完伤口后,医生才慢慢地说道:“如今,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我先给他处理了伤口,然后再给他输点液试试吧。如果晚上他能醒来那就没事了,若是醒不过来,那也没法子了。唉——”说完,医生就是一声长叹。

医生给爹看完后就走了,村长等人说了些安慰的话也走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奶奶在床边守着爹,我们眼巴巴地盯着爹,就希望他能快些醒来。可是,爹却没有醒来,他甚至都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离开了我和奶奶。奶奶哭得声嘶力竭,嗓子都没法出声了。我也是眼泪哗哗地流个不停,虽然爹不喜欢我,可他毕竟是我的亲人。如今,他却突然就这样走了。

家里就剩下了我和奶奶两个人,老的老、小的小,根本没法给爹办丧事。后来,还是村长出面,再加上乡亲们的帮忙,才让爹入土为安。而身为爹的亲大哥、我的伯父却是连面都没露。

因为爹是在林场干活时出事的,所以,林场给了一些补偿费。在我爹出殡时,伯父没有露面,可在补偿费下来后,伯父却来了我家。伯父和我奶奶说他家正急着用钱,想把爹的补偿费先借去用用,以后再还。但奶奶并没有把这补偿费给伯父,因为家里的房子太过破旧,需要翻新了。最终,靠着这些补偿费,村里又给添了一些,我家在乡亲的帮助下盖起了新房子。新房子虽然不大,只有三间,可是比以前那破旧的毛坯房要好了许多。只是,我和奶奶虽然住进了新房,却并没有感到开心。

以后的日子,我就和奶奶相依为命,我们祖孙俩相依相伴地过着日子。奶奶的年岁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虚弱,自然就没法下地种田了。所以,我小学没有上完就辍学了。辍学后,我力所能及地干着家里和地里的活儿,就是不想奶奶太过劳累。因为我知道奶奶年岁大了,她需要多多休息,要不,她随时都有可能离我而去。若是奶奶再离我而去的话,那我真的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了。

所以,我经常暗暗地祈祷,希望奶奶可以活得长长久久,那样,她就能陪伴我很长很长时间了。可是,上苍并没有听到我的祈祷。在我十八岁那年,奶奶忽然得了一场大病。这场病,彻底摧垮了奶奶的身体,即使我竭尽所能地照顾奶奶,想方设法地帮奶奶看病,奶奶的身体却还是愈加虚弱。

在奶奶生病期间,伯父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奶奶。唯一的一次来我家,还是奶奶托人叫来的。伯父进到屋里,就满脸不耐烦地问着奶奶:“找我干啥?你不是有亲孙女呢嘛,还要我这儿子做什么?”

听到伯父的话,奶奶的眼圈红了,流着泪说道:“大娃,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嫌我总是偏向你二弟。可你也不想想,这家里就只有他们父女两个,连个女人都没有。我若是不来照顾他们,那他们怎么生活啊……咳咳……”奶奶越说越激动,不由得连声咳嗽。

看到奶奶难受的样子,我赶忙走过去,从桌上端过水递给奶奶,连声说道:“奶奶,您别急,别着急啊!有啥话,咱慢慢说啊。”说着,我又用左手在奶奶的后背轻轻拍打着。见奶奶不再那么难受了,我这才转头看向伯父,开口说道:“大爹,奶奶现在身体不好,您说话别那么呛,好吗……”

没等我把话说完,伯父就不愿意了,说道:“呦,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意思是说我把我娘气成这样的?这话可得说清楚,要不传了出去,我可是没法做人了。”听到伯父咄咄逼人的话语,我不禁急得哭了起来。

这时,还是奶奶接过了话茬:“大娃,我今儿这样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和任何人都没关系。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说着,奶奶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奶奶才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说道:“我这身体啥样,我心里有数。活到这个年岁,我没啥遗憾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这苦命的孙女……”说着,奶奶满眼含泪地看了我一眼,才又哽咽地说道:“妮子是个好孩子,就是命苦,没爹没娘的……如果我再走了的话……那这孩子就真的要孤苦无依了……”

听到奶奶的话,我感觉很难过,就哭喊着:“奶奶,您没事,你肯定会没事的!我还等着和您好好过日子呢,您还没看到我长大成人,你怎么会舍得离开我呢?”说着,我就趴在了奶奶的床边,痛哭起来。其实,奶奶的身体真的已经很虚弱了,她能够熬到何时,谁都不能确定。

奶奶怜爱地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低声安慰道:“妮子,放心,放心啊!奶奶不会轻易离开的,奶奶舍不得妮子。”

安慰完我,奶奶又抬头看向伯父,说道:“我不求别的,只求将来在我去后,你这个做伯父的,能给妮子口饭吃就好。我知道,你一直都惦记着这房子。好,房子我可以留给你,但你一定要好好待妮子,可以吗?”说完这些,奶奶直盯盯地看着伯父,等着伯父的回答。

或许,伯父被奶奶凌厉的眼光震慑住了,许久后,伯父才勉强地点了点头。可奶奶却并不满意,而是再次逼问:“究竟可不可以?我要你给句痛快话。”伯父被逼无奈,才不甘不愿地轻声说了句:“行,可以了吧。”

奶奶听到了伯父这句话,才彻底安下心来,可奶奶的精气神也瞬间变得萎靡了。看到奶奶气力全消、筋疲力尽的样子,我感觉很心疼,我知道奶奶是因为不放心我,才要费尽心力地把我安排好。

就在奶奶和伯父达成协议、安排好我没几天,奶奶就在一夜的睡梦中离去了,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熬过这段日子的,也不记得是怎样给奶奶下葬的。我只知道:如今,在这个世上,我真的是一个孤女了。我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只有我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二】

在奶奶去世后,伯父和伯母就搬到了我的家里,还美其名曰照顾我,而把他们原来的老房子,留给了我堂哥。虽然房子还是那座房子,可它已不再是我的家了。

伯父和伯母并不喜欢我,但他们却不得不收养和照顾我。因为一来有伯父和奶奶的协议在,二来他们也怕被乡亲们指点和说道。可是,和他们在一起生活,我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只有我自己知道。

每天天不亮,我就要起来烧火做饭;吃过饭后,收拾完桌子,我要牵着伯父家养的两只羊去山上放羊;去放羊时,我还要背着箩筐,因为伯母怕我在放羊时玩耍,所以她要我每天打回一箩筐的草回来。中午,我是不用回来的,因为两只羊吃不饱是不能回家的。所以,我中午从来没吃过热乎的饭菜,只能啃两口早晨带去的凉饽饽,而后再喝些山泉水。下午,羊吃得差不多了,我终于可以带着两只羊回家了。回到家之后,拴好羊,放好草,我就要开始准备晚饭。晚饭后,伯父和伯母会看电视或是出去遛弯,而我,则是雷打不动地洗衣服——既有我的,也有伯父和伯母的。差不多忙到午夜时,我所有的活都干完了,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休息了。每天能躺在床上休息,对我来说,是最美最美的事情了。因为一天下来,我真的太累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在睡梦中,我又可以看到奶奶了,还能在奶奶的怀里撒娇呢!

这样的日子,虽然劳累辛苦些,可说实话,我还是能承受的。而且,不管伯父伯母对我如何,至少他们一直在陪着我,不用我自己一个人独自住在这所空旷的房子里。

若是日子能这样平静无波地过下去,纵是苦些、累些,我也能够忍受着过下去的。可是,我却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伯父和伯母还是容不下我,他们处心积虑地想将我赶出去。

一天,吃过早饭,我收拾完桌子就打算牵着两只羊去山上放羊。可还没等我出门,就见伯母笑呵呵地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件红色的新衣服。看到伯母,我下意识地就想避开,可是伯母却热情地喊我:“妮子啊,今儿不用去放羊了。今天家里要来客人,你好好打扮打扮,一会儿好好招待客人啊……”说着,伯母把手里的新衣服递给我,又接着说:“给,我看这件衣服好看,就给你买了。快试试,看合适不?”

看着伯母不同寻常的热情,我感到很奇怪。要知道,伯母从来都是讨厌我的,她见我从来都是冷冰冰的,吝于给我一丝笑意。可今天,她不只对我微笑,竟然还破天荒地给我买了新衣服。我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就拿着衣服愣在了那里。“还愣着干嘛?快去换衣服啊,一会儿,客人就要来了。”还是伯母的催促才让我回过神,我也就听话地回屋里去换衣服了。

换完衣服没多久,家里就来了客人。来的是一个40多岁、穿着时髦的女人,见到她来了,伯母满脸堆笑地请她进门,嘴里还不时说着:“家里小,又有些脏乱,让您见笑了。您屋里请,屋里请……”

“还是算了吧,这屋子哪能住人啊?我不进去了,你把那丫头叫出来让我看看,我一会还有事呢。”女人尖细的嗓音高声喊道,并不断地用手在面前呼扇着。

看着伯母和这个女人的互动,我不懂:为何以往那个凌厉而又强势的伯母,面对这个女人,会显得如此唯唯诺诺呢?而且,这个女人是谁啊,她怎么能这样没礼貌啊?

就在我想得正入神的时候,伯母一把把我拽了过来,将我推到那个女人面前,笑着说道:“这不,就是这个丫头。您看看,行不?”

女人围着我转了好几圈,不时用挑剔的眼光打量着我,我被她看得有些心里发毛。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个女人是冲我而来的。可是,我又有什么好让人在意的呢?我不懂,就只是呆呆地任女人打量着,品评着。

许久之后,女人才用她那尖细的嗓音说道:“这丫头可是够瘦弱的,这身体行吗?不会有啥问题吧?”

“没有,没有,您放心。这丫头别看看着瘦弱,身体可好了,又肯吃苦,啥活都能干!”伯母听到女人的挑剔,赶紧连声和女人说着我的优点。也是直到这会,我才知道:原来,我在伯母的眼里,竟是这样优秀呢!

后来,伯母就让我回屋里去了,我不知道她和那个女人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何要来看我。直到了晚上,我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上吃完饭,我要去洗衣服,可是伯母却叫住了我,说伯父有话要和我说。我听到伯母的话就停住了往外走的脚步,转过身望着伯父,等着伯父说话。可是,伯父沉默了许久,却是一言不发。

“大爹,咋了,有啥事吗?”我看到伯父总是不说话,就开口问道。

“我,我……”伯父我了半天,也没说出究竟是啥事来。

哈尔滨比较好癫痫医院
北京看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的常用药有哪些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