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百科类网站 >> 正文

【笔尖】明天过后(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壹>

最近几年,国人开始流行起过洋节日,什么平安夜、圣诞节等等,有些人是过的津津有味。许阳和苏惜也来凑这个热闹,这天他们趁着致远大学放假一天,他们一起去市中心走走,那天市中心广场那里的圣诞气氛十分浓厚。

许阳和苏惜走到广场街头的那家KFC店,门外有一个身穿圣诞老人衣服的人正在派发袜子,那位圣诞老人还在嘴里念叼着“快来领取圣诞袜子,这个圣诞袜子能让你在新年里好运连连。”

“许阳,快去帮我领一个圣诞袜来。”苏惜用命令的口吻说。

“可是,你看现在排队等领圣诞袜子的人那么多,我怕等到明早才可以领到圣诞袜子吧。”许阳看了看前面挤满的人说。

“哼,你就去帮我领一个来吧,领回来后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苏惜说。

“唉,好吧。”许阳说完就走去人群中排队。

苏惜转身走到后面,找到一个石凳里坐下,等着许阳将圣诞袜子领回来,当苏惜再次回头的时候,她已在人群里找不着许阳的身影。

苏惜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心里有些着急: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他怎么还没领回来。

二个多小时过去,许阳终于从人群里挤了出来,他拿着圣诞袜向苏惜走过去,苏惜站了起来,伸手接过许阳手里的圣诞袜。

“许阳,真是辛苦你了,我已经决定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蓝颜知己。”苏惜笑着说。

“啊?不是吧,这就是你刚才所说要给我的惊喜,这也太坑人了吧。”许阳对苏惜说。

“咦?你不想做我的蓝颜知己,那你想做我的什么?”苏惜说。

“没什么,蓝颜知己就蓝颜知己吧,反正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许阳本想说出那三个字,可是思前想后,那三个字被他硬生生吞进肚子里,最后说出这句话。

“嗯,赶紧去火锅店吧,安琴已经等我们好久了吧。”苏惜说。

几分钟过后,许阳和苏惜来到那家名叫“三锅演义”的火锅店,刚走进门,就听见安琴在叫“快点过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许阳和苏惜走到安琴旁边的空位坐下,桌子中间放着热气腾腾的火锅,让人看了食欲大增。

“唉,一年一度的平安夜,别人都是一对一对的过,而我们呢,只能和朋友一起来吃火锅。”安琴说。

“干嘛羡慕别人的拥有,我觉得我们这样也不错,安琴,你最近是不是寂寞了?”苏惜对安琴说。

“咳,我是替你觉得可惜,今天有这么多人约你出来玩,你就一个没瞧上?”安琴说。

“不是,我告诉你吧,其实我的心已经满了。”苏惜轻轻的说。

贰>

圣诞节来了,致远校园里也是一派喜庆的景象,你说我笑到处可见,各个食堂为了竞争都推出了圣诞就餐打折的活动,以便吸引更多的人前来就餐。许阳和苏惜打着饱嗝从食堂里走出来,然后向学校的内湖走去,饭后散步是非常舒心的事儿。

“许阳,圣诞节嘞,你有没有借此机会送礼物给心仪的女生?”苏惜对许阳说。

“没有,我现在就想着学习的事情,其他事不愿想。”许阳说。

内湖的石板桥今天站满了人,基本上都是一群一群或一对一对的人在这里,一边看湖的景色一边聊天,仔细望过去,有一个单独的身影引起了许阳的注意。

“苏惜,你看前面那个身影是不是安琴?”许阳说。

“嗯,是安琴,她怎么一个人站在那儿?”苏惜看了看那个身影,说。

安琴一个人站在石板桥的右侧,望着眼前的湖水,湖水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水纹,这种景象很容易让人陷入深思,此时的安琴恐怕就已经在深思了。

“咳,安琴,你怎么站在这里发呆?”苏惜跑到安琴的身旁说。

“我在想家里的事情,后天就是我爸的生日了,我在想该送什么礼物给他好。”安琴慢慢回过神,转身过来说。

安琴八岁以前都是在孤儿院长大,她父母后来因为分手,谁也不愿意扶养她,所以将她丢给了孤儿院,后来在她八岁的时候,她的养父出现将她领养回去,这些年来,安琴和她养父相依为命。

“其实不必送什么礼物吧,只要你在心里尊敬他,在行动上经常陪他说说话捶捶背关心他就够了。”许阳说。

许阳和苏惜相互对视了一眼,苏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似乎她很满意许阳刚才说的话。

“嗯,明天我请假早点回去,做一顿丰富的晚餐给爸尝尝,让他老人家好好高兴高兴。”安琴说。

“要不要我去帮你,省得你忙不过来?”苏惜说。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安琴看了看许阳,接着说“其实我刚认识你们的时候,看你们关系那么好还以为你们是情侣,没想到你们竟是传说中的蓝颜知己。”

“做朋友好啊,做朋友可以天长地久,你不知道吗?”苏惜笑着说。

“我们去运动场看看吧,那里今日有网球比赛,一定很精彩。”许阳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赶紧扯开话题。

运动场今天是人声鼎沸,运动场内的网球馆的看台更是早已坐满了人。许阳他们三人走到网球馆的时候,刚好上演这次比赛的巅峰对决,薛绍和方洛山之间的较量。

“哈,我们的运气还不错,可以看到方洛山的比赛,他打球的样子真是太酷了。”安琴看的是兴高采烈。

“是啊,我知道你一直在暗恋他,你还特意为他加入了网球社团,不过呢,我觉得跟他打比赛的那个男的更帅,不知道他叫什么,好想认识他啊。”苏惜说。

“他啊,我们在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他叫薛绍,当时他已经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许阳对她们说。

“喔,薛绍,这名字也很帅,我觉得他像韩国的某位明星,安琴,你说像不像?”苏惜说。

“不像,不像,我觉得他更像泰国的某些明星。”安琴说。

苏惜推了推旁边的许阳,似乎想让他发表一下意见。

“咳,我觉得都不像,在我的印象里韩国帅哥帅气中带有一丝邪气,泰国帅哥帅气中带有一丝妖气,薛绍都不具备这些优点。”许阳带着点妒意说。

随着观众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场网球比赛完美的落幕,最后薛绍赢得了最终的胜利,薛绍一边向观众致谢一边扬起手臂向大家炫耀他的肌肉。

叁>

周末的午后,阳光暖暖的照满整座城市,许阳趁着这么好的天气出来散步,可是苏惜拜托他帮忙的事让他头疼不已。

许阳绕着操场跑了几圈,心情好了不少,然后他走向内湖前的那片草地,好多人坐在上面有说有笑的晒着太阳,突然,许阳看见了他也在这里晒太阳,于是许阳慢慢的向他走过去。

“薛绍,好久不见了,没想到风采依然不减当年。”许阳坐在他的旁边。

“原来是许兄,这么多年不见,没想到你的个子还是不高。”薛绍瞥了一眼许阳。

许阳听到这句话心里堵得慌,他转过头看看前面的那几棵树,在冬风里微微摇摆,他看了看脚下的这块草地,虽然是冬天,可它们还是坚挺的站着,许阳心里释然了不少。

“喂,难道你生气了?”薛绍说。

“没有,我只是在想多年没见宋雨了,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样?”许阳回头看了看薛绍。

“唉,我知道是我对不起她,我心里十分愧疚,可是这件事已经过去,你故意提她干嘛呢?”薛绍说。

“嗯,我知道已经过去,但是她毕竟是你的青梅竹马,你们从前关系那么好,你没后悔过放弃她?”许阳说。

“人要向前看,不是吗?我现在对她只有歉意,再说我遇见我的一见钟情了。”说完,薛绍捡起一块石头,扔进内湖。

“喔,一见钟情,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魅力那么大。”许阳说。

“呵呵,她嘛,你应该认识,她是这所大学的授课老师,她教我绘画。”薛绍脸上洋溢着美好的憧憬。

“哦,我猜到了,她是陈芸吧?”许阳说。

“嗯,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图书馆,那天我不知道的想去看书,她正好坐在我的前面,披肩长发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光泽,眼睛虽然不大却非常清澈。”薛绍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

“她可是你的老师,你觉得她会接受你吗?”

“其实她也就大我三四岁,我会用行动证明我对她的心意,你肯定会接受我。”

许阳脑海里闪过苏惜给他的任务,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小本子,然后递给薛绍,叫他写上手机号码和微博。

“昨天我碰到了安琴,她和我说了你和苏惜的事,让我感觉你们有点暧昧,如果我以后爱上苏惜并且开始和她交往,我想知道你会是怎样的心情?”薛绍眼角流露出得意的笑。

“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知道苏惜不是你的菜。”

“呵,你挺了解我的嘛,那这手机号码我要写吗?”

“快写吧,我晚上还得去交差。”许阳拍了拍薛绍的肩膀。

许阳从药店买回感冒药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因为冬天的夜晚来的都比较急,许阳跑到苏惜宿舍的楼下,将感冒药和字条递给了在那里等候的安琴。

“苏惜,她感冒好点了吗?”

“嗯,比起昨天好多了。”

安琴回到宿舍后,将字条和感冒药拿给苏惜,苏惜看了一眼字条就把它放一边,接着她拿出一颗药丸吃下,将感冒药放在枕边。

肆>

第二天清晨,许阳的手机很早就开始唱那首《大笨钟》,许阳无奈的睁开了眼睛,他在心里抱怨:这是谁呀,大清晨的打电话来,好心情都被赶走了。

许阳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苏惜打来的电话,苏惜叫他中午去买两张票,晚上她要约薛绍去看电影。

“苏大小姐,要我去买票,这行,可是约薛绍的事情你自己出马吧,我没那么多闲功夫。”

“嗯,好吧,我自己去约,你帮我把票买好就行了。”说完,苏惜就挂掉了电话,然后靠在床边傻笑,她在心里想:哈,我非得让他抓狂起来不可。

在这一边,许阳抬起头望着天花板发呆。

上午下课后,许阳就坐车去电影院买票,然后又坐车赶着回致远,许阳跑到食堂将票递给约好在那里等他的苏惜,苏惜满意的点着头。

“许阳,干的不错,以后要是这桩好事成了,我一定会重重的感谢你。”苏惜微笑着说。

“咳,现在先进去吃饭吧。”许阳说。

到了下午,苏惜和安琴围着操场散步,苏惜哼着她自创的小调调,似乎心情不错。

“你晚上不是要去看电影吗,我帮你去约薛绍吧?”安琴说。

“额,为什么你要帮我去约他?”苏惜问安琴。

“如果你亲自去约他,那不是在自降身价嘛,那样薛绍会把你看轻的。”安琴一本正经的说。

“嗯,你说的对,那待会儿你去帮我约他,真是辛苦你了,回来我请你吃棒棒糖。”苏惜说。

“咳,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安琴说。

到了傍晚,安琴去约薛绍,她手机紧握着那张电影票,快走到平时薛绍练舞的场所,安琴的脚步停滞了,她看看手中的票,慢慢的走向垃圾桶,然后将票丢了进去。

在路灯的照射下,安琴往回走的脚步很快,安琴坚定的目光看着前方,她的心里非常纠结,对刚才的举动有一丝悔意,又有一丝喜意,想着想着,她走的越发快。

安琴走到宿舍前的那片树林的时候,她开始向林子里走,然后靠在一棵树的旁边,脑海里想着什么。

回到宿舍后,她告诉苏惜那张电影票被陶木琳抢走了。

“啊!她怎么可以这样做,我要去跟她理论理论。”苏惜说。

“别去找了,都这么晚了,你把这件事交给我去处理吧,毕竟票是在我手上没的,明天我去找她理论。”安琴拦住了苏惜。

“嗯,那好吧。”苏惜说。

苏惜在心里想:唉,票没了就没了吧,只是浪费了许阳的一片心意,有点可惜。

伍>

元旦节到了,许多人趁着假期出去旅游,想回家团圆的倒是没几个人。许阳因为家离的比较远,所以留在学校过元旦,这些天的天气也没几好,降温降的厉害,像是要下雪的前奏,也许是在明天或许后天,2013年的第一场雪就会降临。

许阳撑着伞往图书馆走,他喜欢撑那种深色格子的伞,上午待在宿舍里有点闷,所以他去图书馆放松一下。

图书馆里的书籍都是按类别摆放的,许阳从音乐类的书籍旁一扫而过,接着走到文学类这排书籍前,自己寻找自己想看的书,找了许久后,他拿起老李写的《十年》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正当许阳看到入神的时候,后面有人推了他一把,许阳回后头一看,原来是苏惜站在后面。

“你怎么会在这里,听安琴说你好像要回去的。”

“不回去,这几天车很挤,我又会晕车,思前想后,我决定寒假在回去。”

“嗯,你怎么没和薛绍在一起?”

“咳,他去浙江旅游了,这些天没见他,真是心里怪想他的,希望他快点回来。”

“什么叫这些天没见他,才一天没见他吧,既然你这么想他,就去浙江找他咯。”

“不说这个了,你在这里看谁的书呀,好看吗?”苏惜走上前看看许阳手里的书。

“嗯,我挺喜欢他的写作风格的,他不像别人那样喜欢渲染故事里的喜和悲,他书里故事的高潮都是一语带过,很多人说他的故事太过平淡不会修饰,我认为这样反而更好,其实过于修饰的内容让人觉得有点假。”许阳说。

在北京能看好癫痫病吗
青少年的癫痫病的病因
黑龙江哪治疗癫痫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