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百科类网站 >> 正文

红莲劫 14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红莲劫 14

第四十五章 弓箭与古琴(上)

十年前

“喂,娑娜,你就是个没人要的哑巴!”

“是啊是啊,没人要的可怜鬼!”

“像你这样的小孩只会丢孤儿院的脸啦!”

几个孤儿院的小朋友揪着娑娜的辫子,大声的嘲笑她。

娑娜天生失声,尽管她十分的乖巧可爱,但终究没有人愿意领养她,于是孤儿院的其他小朋友总是以此嘲笑她。

娑娜抱着自己的琴,流着泪想要走。

可那几个小男孩却围上来,要抢她的琴。娑娜拼命抱紧自己的琴,无奈男孩们的力气太大,娑娜抢不过反而自己跌坐在了地上。

“住手!把琴还给她!”

眼看着小男孩把琴举过头顶要摔下去时,韦鲁斯稚嫩却坚定的声音出现在众人身后。

娑娜泪眼汪汪的看向说话的人,是个与她年龄相仿的胖乎乎的男孩,紧握着拳头瞪着欺负娑娜的几个小男孩。

“嘿!小子,你是谁啊?难不成是哑巴娑娜的护花使者?”为首的男孩嘲谑的说道,他身边的男孩也立即大笑了起来。

“我说把琴还给她,听得懂吗?”韦鲁斯一字一句的高声说道,说罢冲到抱着琴的小男孩面前一拳打到他的鼻子上,瞬间鲜红的血从他鼻子里流出来。

“喂!你们傻愣着干什么啊!给我打这个胖子!”有点看呆了的其他小男孩这才反应过来,围上来与韦鲁斯扭打成一团。

娑娜看着眼前的情景吓傻了,上去拉架却又被男孩们重重的甩到一边去,她又不能呼叫其他人,于是越哭越凶。

男孩子们打了好一会终于筋疲力尽的散开,韦鲁斯眼神依旧恶狠狠的盯着其他男孩,他虽然伤的不轻,但他把其他四个小男孩打的更加严重。

其他几个男孩子明显被他的眼神和力气吓得不敢再上前。

“你,你给我等着!”说着几个小男孩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韦鲁斯扶起娑娜,又到一边抱起刚才打架时被那个小男孩摔在地上的琴,拍了拍灰尘递给娑娜,“喏,你看看有没有摔坏呀?”

娑娜低头看了看琴,然后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叫韦鲁斯,你叫娑娜对吗?”

娑娜点了点头,接着蹲下身拾起树枝在地上写道:谢谢你。

“不客气!”韦鲁斯摸着脸上的淤青处,本来就胖乎乎的脸上现在更加浮肿。

娑娜笑了起来,引他来到孤儿院,为他上药。

“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就住在……哎哟!疼!”韦鲁斯呲牙咧嘴的说道。

娑娜被他这么一叫弄得很紧张,吹了吹他的伤口,更加小心翼翼的涂抹着药。

韦鲁斯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我就住在孤儿院旁边的那个村子!我以后可以常来找你玩吗?”

娑娜抿着嘴点了点头,雪白的脸颊上泛起两朵红晕。

自那以后韦鲁斯经常来找娑娜,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欺负。他们常去村子旁的小河边玩耍,韦鲁斯在那里练习箭术,娑娜则在他身旁弹武汉癫痫病的检查方法琴。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娑娜出落的越发标致美丽,可依旧没有人愿意领养她,因为她成为了孤儿院年龄最大的孤儿。

一天傍晚,她看着孤儿院门口又被领走的一个小妹妹,心中顿觉无比的失落和自卑。

“是他们没眼光,在我看来娑娜是世界上最美丽乖巧的女孩。”韦鲁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娑娜转头看着他,脸上依旧是悲伤的表情。

“可如果他们真的有眼光领走你,以后我见不到你怎么办?这样吧,再过两年没有人领养你,你就嫁给我怎么样?”

此时的韦鲁斯也英俊帅气,身姿挺拔,已然不是当年那个胖小子。

娑娜害羞的不知如何是好,伸手去打他,却被他紧紧握住。

“我是认真的,娑娜。”韦鲁斯深深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医院那里好的看着娑娜,等待着她的回应。

看着他坚定的表情,娑娜垂下眼帘,迟疑片刻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跑进孤儿院。

“耶!”韦鲁斯激动的跳了起来,只是他不知道第二天就将是他们离别的日子。

一个名为乐斯塔拉·布维尔的德玛西亚贵妇人听闻了这把古琴和娑娜的奇事,来到艾欧尼亚孤儿院。当看到娑娜和那把古琴时,她毫不犹豫的决定领养娑娜并豪掷重金买下了那把琴。

曾无数次梦想有人能够领养自己的娑娜,这一次却迟疑了。她回想这这几年来跟韦鲁斯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起昨天他对自己说的话,最后她拒绝了那名贵妇人。

韦鲁斯知道了有人来领养娑娜的事情,他来到孤儿院,看到孤儿院的护工与那名贵妇人正在谈些什么,突然有一种即将失去娑娜的感觉,他默默的低下了头。

这时娑娜牵起了韦鲁斯的手,用嘴型告诉他:“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

那一刻韦鲁斯感动到无以复加,只想紧紧地抱住娑娜。可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娑娜曾经渴望被领养时失落的眼神,娑娜这么多年多么想有一个温暖的家,有父母的疼爱,他都了解,现在为了自己,娑娜就要放弃若唾手可得的家庭吗?想起那名衣着华丽,谈吐优雅的贵妇人,再想想自己并不富裕的家境,“让她留下,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

回去挣扎了一晚后,第二天韦鲁斯又找到娑娜,“你跟着那个贵妇人回德马西亚吧。”

娑娜不明白为什么一晚上韦鲁斯的态度会转变的如此之快,她诧异的看着韦鲁斯。

“我要去接受弓箭训练,成为最伟大的弓箭手,是我从小的梦想,你在的话,我根本无心练习。那天对你说的话完全是因为同情你,你忘掉吧。”韦鲁斯的语气有些冷漠,说罢他不顾娑娜的表情,直接转身离开。其实他是怕多看娑娜的眼神哪怕一下,他都会不让她走。

最终,娑娜决定跟贵妇人离开。当天下午娑娜简单的收拾行李,与孤儿院的护工和院长告别后,就和贵妇人启程了。走出孤儿院大门时,娑娜向韦鲁斯的村子方向望了一眼,“他到底还是没有来送自己。”

其实韦鲁斯早早躲在一棵大树后,不现身只是怕她会不舍。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韦鲁斯默默地想:“等我变得足够强大时,我一定会去德玛西亚向你求婚。”

在乐斯塔拉的谆谆教导下,娑娜发现了自己内心深处与古琴的共鸣。短短数月,娑娜的琴艺已经出神入化。乐斯塔拉为她举办的首场音乐会上,娑娜技惊四座,掌声不绝。从此娑娜与她的古琴名声大振,在德玛西亚的音乐会场场满座,其他国家的人也纷纷慕名而来。

韦鲁斯听到了这个消息,心中为娑娜而高兴,却又感觉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遍寻名师,苦练箭术,终于在三年后的一天,他得到了全艾欧尼亚的认可,他被一件神圣的艾欧尼亚寺院选为守望者。这个寺院就在韦鲁斯生活的村庄旁边,是为了镇压一个远古的腐败深渊而建,黑暗的深渊中是无数的妖孽和邪恶的火焰。只有艾欧尼亚最杰出的战士才有资格成为寺院守望者。

这天韦鲁斯回到村庄时,房前站着一个湖蓝色的身影,当那身影转过身时,他看到了这三年来日日思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念的脸庞,手中的弓箭掉落在地,箭步冲去抱住她,再也不愿意放开。

“你回来了。”

娑娜除了音乐会时回到德玛西亚,剩下的日子都住在艾欧尼亚,陪着作为守望者的韦鲁斯,有时也会去教孤儿院的孩子们弹琴。

他们两人依旧喜欢去小河边,有时两人不说话,听着叮咚的河水,望着蓝天白云,任耳畔微风拂过,一坐就是一下午。

韦鲁斯很喜欢把头埋在娑娜湖蓝色的发丝间,蹭来蹭去,等蹭乱了之后再拿出一把木梳为她梳发。

“娑娜的头发真美。”韦鲁斯一手捧着她如瀑的发丝,另一手轻轻的疏着。

每每在小河的倒影里看到韦鲁斯专注梳发的样子,娑娜的心中总会莫名的感动。

第四十六章 弓箭与古琴(下)

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数日便拿下多个艾欧尼亚村镇。他们的部队所到之处,除了死亡和荒芜之外,什么也不会剩下。

终于,当诺克萨斯的几个突击部队靠近韦鲁斯的村子和寺庙时,他韦鲁斯被迫做出选择:守护寺庙的深渊或者保护村民。荣誉感和使命感驱使着他留下来保护寺院,但没有他的话,村庄里为数不多的居民将无法对即将到来的战争机器作出任何有效的抵抗。在挣扎一番过后,他内心沉重地选择了继续履行守望者的义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腐败逃出去!

那天,他的箭矢击溃了想要从他手中夺取寺庙的军队。但是,当他回到村庄时,发现它已经陷落,变成了一个满目疮痍的墓地。当看到他家人的尸体时,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满心自责和懊悔。看着死的悲惨的家人和村民,他突然对他曾经为之感到无比自豪的信仰产生了怀疑,这就是坚定不移恪守使命的结果吗?最终自己连家人都无法保护。

韦鲁斯无比绝望和悲伤的一直跪着,从傍晚到黑夜,再到日出。如果不是风把韦鲁斯的一缕头发吹到他眼前,他都不知道自己竟一夜白头,曾经乌黑的头发此时已尽是雪白。他挣扎的想要站起来,麻木红肿的膝盖已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呢经让他无法站立,缓了很久之后,他才慢慢的将家人葬好。看着家人简陋的墓碑,他心中燃起无尽的憎恨。

他发誓要屠尽每一个诺克萨斯侵略者,但他首先需要做的是变得更强。这时他转身看向寺庙的方向,双手握紧拳头,暗自下了一个毁灭性的决定。

韦鲁斯折回到那个他牺牲了一切来保护的地方。他来到后殿,看着一个巨大的井盖一样的东西,他知道那下面就是那可怕的深渊了。他揭开了井盖上那带着封印符文的条条锁链,用力将十分沉重的井盖挪开,漆黑望不到底的深渊让人感到害怕,片刻后,黑紫色的火焰突然从深渊口冒出来,那火焰仿佛有生命,带着诡异刺耳的声响,似乎想要挣出深渊。韦鲁斯握紧他的弓箭向火焰更加靠近,这黑紫色的火焰瞬间像是要吞噬掉韦鲁斯一般的包围住他。

“啊!!!”身上每寸肌肤被灼伤的疼痛感让韦鲁斯几乎无法忍受,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内心也传来了由这团火带来的恐惧感和邪恶感。

过了不知道多久,火焰渐渐消失,似乎全部融入进韦鲁斯的体内。而此时的韦鲁斯也已经与之前判若两人:黑紫色如蔓藤一般的毛发浓密的从脚部和手部蔓延向身体,原本小麦色的肌肤已变成青色,曾经明亮漆黑的双眼变得浑浊不清,似乎只能看到眼白,无比的慎人。

灼伤的疼痛感慢慢消失,唯有心中的杀戮之心越来越重,同时感觉到恶毒的能量融入了他的皮肤。韦鲁斯掏出那把曾经为娑娜梳发的木梳,扔在了地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决心切断与娑娜的感情,独自去寻找所有与那次侵略有关联的诺克萨斯人报仇。

那时的娑娜正在艾欧尼亚主城里与卡尔玛的反抗军一起战斗着,她的琴音可以治愈他人,在这次战争中挽救了不少友军的性命。

诺克萨斯军队迫于德玛西亚援军和卡尔玛所领导的反抗军的压力,在一天下午退出了艾欧尼亚战场,艾欧尼亚人民纷纷为这胜利欢呼雀跃。

在结束了救治工作之后,娑娜就迫不及待的赶到韦鲁斯的村庄去找他团聚。娑娜赶到之后,看到的却是已经被战争迫害的残败不堪的村庄,以及村民包括韦鲁斯家人的墓地。娑娜心下一凉,感到了不好的预告,她立即赶到寺庙,却也没有看到韦鲁斯的踪影。最后她驻足在寺庙后殿,看到了被打开的深渊封印,以及地上的木梳。

从那以后,娑娜终日四处寻找韦鲁斯,但几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他丝毫音讯。

有一天娑娜听到诺克萨斯的边关营地被袭的消息,她猜到可能跟韦鲁斯有关,于是她立即赶到被袭击的营地,虽然仍然没有韦鲁斯的踪影,但她看到尸体的箭伤伤口,更加确定韦鲁斯一定是来找诺克萨斯人报仇了。

娑娜猜测韦鲁斯应该会继续袭击诺克萨斯驻城外的这些营地,尤其是那些曾经参加过艾欧尼亚战争的将领,多方打听之下,她知道了其他几个诺克萨斯军营所在地。

终于,在她赶去其中一个营地时,她看到了正在大肆杀戮诺克萨斯的士兵们。尽管眼前这个韦鲁斯已经跟以前大不一样:可怖的外貌,充满仇恨的双眼,残忍发狂的杀戮动作,周身围绕着黑紫色的微微火焰。但她仍然确定这就是那个自己寻找的韦鲁斯。

娑娜上前去拉韦鲁斯想要阻止他,没想到却被韦鲁斯狠狠地甩到了地上,他似乎不认识娑娜一般,眼神没有丝毫往日的温情,取而代之的是陌生以及凶狠。韦鲁斯对准跌在地上的娑娜拉起弓箭,眼看箭就要被放出,那把木梳从娑娜的袖子里掉出。看到那把木梳,韦鲁斯像是受了刺激一样,捂住头痛苦的挣扎,嘴里喃喃的说着:“不!我不能伤害她,你们快停止…”

还活着的几个诺克萨斯士兵见状立刻逃窜而走,娑娜站起来想要上前扶住韦鲁斯,而韦鲁斯却痛苦的大叫:“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

娑娜看着痛苦的韦鲁斯,后退一步,开始弹奏当初韦鲁斯最爱她弹奏的一首乐曲。神奇的是,在听到这旋律后,韦鲁斯脸上似乎不再那么狰狞,逐渐安静下来,身上的黑紫色火焰也慢慢褪去。

当韦鲁斯恢复正常之后,他将一切告诉了娑娜。

“我体内的那团邪恶之火带给我强大的力量,但它也逐渐让我迷失,当这团火焰控制我的思想,让我失去理智时,我就会大肆杀戮,无论对象是谁。尽管我极力用意识对抗它,但我还是发现我越来越无法抗衡它,就像刚才,如果不是那把木梳掉出来刺激到我,我真的害怕我会…”

娑娜默默的流着泪,伸手抚摸他已经变成青紫色的皮肤。韦鲁斯缓缓站起身,娑娜拉住她,用眼神问他去哪里。

“我要在我彻底被这恶毒的能量侵蚀之前去杀掉更多曾经参加过艾欧尼亚战争的诺克萨斯人。对不起,娑娜,我曾承诺过要你照顾你一辈子,如今我要食言了。忘记我吧。”韦鲁斯狠下心来没有再看娑娜那温润如水的眸子,转身远去。

娑娜看着韦鲁斯的背影,决定想办法把他从那邪恶的力量中救出来,于是她走向了战争学院,希望在英雄联盟中找到可以解救韦鲁斯的方法或者人。

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跟你在一起,直至死亡。

“斯维因这次安排你、德莱厄斯和厄加特一起带部队分散在莫格罗关隘附近,捉拿那个神秘人,还故意放出风声,看来是决心这次一定要成功了。”泰隆听到卡特琳娜被派去明天捉拿神秘人的行动,来到卡特琳娜的房间。

“是啊,派了那么多精英去缉拿那神秘人,反而全被杀死,这也太丢诺克萨斯的人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卡特琳娜想起老师的尸体,心中充满怒火。

“明天行动我陪你一起去。”泰隆低沉的声音,叫人有种安心的感觉,不过这种语调只限于对卡特琳娜。

“嗯。”卡特琳娜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希望那个神秘人跟你无关,明天的行动也不会碰到你,盖伦。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亦庄亦谐网 | 北京电影学院图片 | 屏幕保护程序泡泡 | 下载手机银行邮政 | 扬州汽车违章 | 顶级流氓品 | 仙剑剧情